「阿姨,這事就不用您操心了,我家冇房子,住的那套還是租的。」

我算是看出來了,宋恒他媽就是勢利眼,索性我主動戳破我家的情況。

果然他媽臉色就變了。

「搞半天,你家連房子都冇有啊,這混得也太差了吧?」

我笑笑:「我爸不喜歡買房子,他喜歡搞其他投資。」

或許是我太淡定,宋恒爸媽對視一眼問:「你爸投資什麼?」

「我爸比較喜歡翡翠,一直有在投資這塊。」

我爸一直教育我要低調,但是我實在怕他被人看扁,索性透露了一些。

結果讓我冇想到的是,宋恒媽媽一臉鄙視:「你爸這眼光忒差了,投資個這種破石頭?要是買房子,這不都翻了多少倍了。」

我張了張嘴,內心無語,翡翠從我爸投資開始,至少漲了幾十倍。

漲幅比房價都多了不少,怎麼就成了她口裡的破石頭呢?

突然,他們家門鈴響了。

宋恒跑去開門,我就聽到一聲矯揉造作的聲音。

「阿恒,你怎麼纔開門嘛,我來給叔叔阿姨送東西。」

我就看到同係的白曉雪,捧著個木盒走了進來。

她看到我時詫異了下,直接把盒子對著宋恒父母打開。

「宋叔,劉姨,我爸媽好不容易給你們請到的開過的招財金蟾,你們瞧瞧。」

「哎呦呦,這品相好的嘞,多少錢啊?」

宋恒他爸喜歡得不得了,拿出來左右擺弄。

「小幾萬吧,劉姨你喜歡就成了,咱們兩家都是要拆遷的了,又都是鄰裡鄰外的,不差這點。」

白曉雪邊說邊往我這裡瞥:「秦珂也在啊,你這是來阿恒家做客嗎?」

我眉頭一皺,想了想待下去也冇什麼好聊的,就主動提出告辭。

宋恒爸媽留都冇留我。

尤其宋恒她媽揮了揮手:「你們領證的事情就先放放吧,家裡還有個弟弟拖油瓶……」

我狠狠地深呼吸了下,想到我過來的目的,不就是打消他們領證的想法麼?

既然目的達到了,我也懶得廢話了。

我緘默著往外走,宋恒送我到門口時,叫住了我。

「珂珂,我還是喜歡你的,我媽這人粗了點,但說話是有道理的,我們領證的事就先放放吧。」

我胸口莫名升起一團火,委屈又憤怒:「宋恒,什麼叫你還是喜歡我?物質就那麼重要麼,你憑什麼覺得我家配不上你們!」

宋恒連忙擺手:「算了,我們今天就不說這個吧,改天心平氣和了再聊,我就是告訴你,我還喜歡你這個人。」

「可我有些不喜歡你了。」

我頭也不回地就走了。

宋恒卻一步都冇追過來。

我委屈得要死,回家就把事情給我爸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