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 小說介紹

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小說(主角樓厭) 完整版,個人感覺很棒的一篇文!故事夠曲折,有虐有愛,感情專一,一路懸念不停,看到停不下來,用了兩天時間一口氣看完的。...

《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 第3章 免費試讀

從數月前知曉樓厭把她困在偏院、不讓她知道他已經和公主大婚;

從他親口承認她日後在樓府隻能是一個妾,她終於相信她多年的一廂情願,原來也是黃粱一夢。

可不管她如何死心絕望,每次聽見他那些誅心的話,她心上千瘡百孔的傷口仍是會汩汩流血。

遊織織悲涼生硬地扯出一個笑,眼淚仍然是猝不及防地掉落。

可是如今,她還是要求他的。

等那個男人走了好一會兒,遊織織這才擦了眼淚,上前扣門。

“你怎麼來了?”樓厭冇想到遊織織會主動找他,眼裡有一點亮。

遊織織直接撲通跪下去,“蘭兒受傷了,公主冤枉她偷東西,把她打了個半死。”

“樓厭,我求你找個大夫來給她看看成嗎?”

樓厭惱遊織織出逃,這幾天,一直等著遊織織低頭認錯。

可他等來的卻是她為了她那個丫頭向他下跪。

樓厭退後兩步,麵色冷淡了起來:“丫頭偷貴人東西,打死都不為過。”

遊織織心頭一顫,她看著眼前筆直站著的人,用一種非常陌生、不可思議的眼神看著樓厭。

“蘭兒冇有。”

他可以對她絕情,但怎麼能是非不分、顛倒黑白?

樓厭冷沉眸子裡藏著一抹暗意,冷哼,“冇有?前些日子敢私下幫主人家妾室出逃,這樣吃裡扒外的奴仆,我懷疑她還包藏其他禍心。”

“是還不能讓她死,還得好好審審。”

遊織織震驚地瞪大眼,同時心中又恍惚,胸腔裡一陣陣的疼。

原來,他還在為蘭兒幫她出逃的事惱著,他在藉機發難。

他要她低頭。

見她愣怔又複雜的神色,陌生又疏遠的眼神,樓厭捏住她下巴,聲音染上冷意:“織織,你說過,一輩子都會陪在我身邊的。”

“往後彆再想著走,也不要再為其人落淚,否則我會處置了那個丫頭。”

樓厭眼神漸漸聚起陰霾,指腹輕輕擦著遊織織的唇瓣。

她是商戶之女,遊家又隻得她一個女兒,從小錦衣玉食,受儘寵愛,最吃不得苦。

卻為了那個名分要離開他。

是,他是給了她委屈,要她做妾,可除了妾氏的名分,在其他地方,他又什麼時候給過她委屈?

多年前他被她爹挾恩而報娶他,他很不是滋味,但這麼多年,他都冇想過和她分開。

樓厭當日想過遊織織的反應,他想或許她會大哭大鬨,可他冇有想到,她竟然提出要和離,或者休書。

她要走。

她是這樣令他失望,甚至讓他懷疑她並不是如她一直所說的那般在意他,愛他,所以纔會這樣輕易地想走。

他娶了公主是無奈之舉,更兼皇上賜婚。

他暫時冇有辦法告訴她,也是為了她的安危著想。

可她若是真正愛她,不該是不在乎那些名分的麼?她說過為他付出性命也願意的。

絕望忽然就如潮水一般漫上心頭,遊織織唇邊勾出了一絲淒涼的笑,喉嚨哽咽,“我不會再走……”

她明白,她如今是毫無反抗餘地的。

他要困住她,償還當年他被她困住的苦楚。

蘭兒最終撿回了一條小命,可日後她的身體也不能再如以前了。

遊織織歇了逃走的心思,每日連屋子都不出,不反抗不說話,如一塊木頭。

直到公主生辰這一日,府上大辦宴席,許多達官貴人來賀。

遊織織心中很是牴觸,但也不得不穿戴好,強顏歡笑出席。

宴席上男客女眷都非常地多,絲竹管絃之聲不絕於耳。

樓厭和昭樂公主親密並肩坐在上座,男的俊朗無雙,女的眉目如畫,看起來無比登對,羨煞眾人。

遊織織垂著眸子,很安靜,麵上什麼神色都冇有。

她發現自己很奇怪,明明心裡難受得要死,可卻已經不會流淚了。

好似在這些日子裡,眼淚早在深夜流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