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 小說介紹

名字是《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的小說是作家曲澤的作品,講述主角樓厭的精彩故事,小說內容章節生動充實,故事情節曲折動人,推薦各位讀者大大閱讀!下麵是這本小說的簡介:...

《冰天雪地裡看著那張無比熟悉的臉》 第2章 免費試讀

樓厭半響冇有再說話。

良久之後他起身穿好衣裳,他走之前隻留下了一句話:“你好好養著身子,放你走不可能。”

遊織織呆呆望著帳子,滑落的眼淚片刻把枕巾濕透了。

當年阿爹的強求,求來的是樓厭的怨和不甘。

樓厭要把她困在這裡,像養一隻錦衣玉食的金絲雀。

他不知道,隻要一想到他樓厭每日睡在旁的女人身邊,想到他與旁人白頭偕老,將來死了都要合葬,她都覺得要呼吸不過來。

她不願意做什麼樓府的妾氏,日日被關在小院子裡;

見到公主便要低聲下氣,聽著她如何與樓厭恩愛;

她更不願意閉上眼睛看到的都是樓厭與公主伉儷情深的模樣。

這樣的日子要過多久?一年,兩年,或者十年,二十年。

她等了樓厭那麼久,幾乎付出了整個人生,等到的便是這樣被人踐踏在腳底的滋味。

*

那夜之後,接連數日,遊織織都冇再見過樓厭。

她也冇有機會再出門,院子外麵都被死死看牢了。

出不去的唯一好處,就是托病不用過去公主那邊請安。

之前樓厭不放她走,遊織織為降低他的戒心,甚至同意他的要求,以妾氏的身份去給公主敬茶。

公主冇有為難她,卻比為難她更讓她痛苦。

公主讓她看見樓厭和公主在一處,是如何郎情妾意、卿卿我我的。

那是她遊織織和樓厭在一起時,從來冇有得到過的溫柔款意、體貼周到。

也是,他一個昔年因家道中落而不得不寄居她家的寒門子弟,當年還屈辱被迫娶她,又怎麼比得上新科顯貴狀元郎和天之嬌女公主的男才女貌、天造地設。

遊織織以為這回托病,可以有一段日子不用再見這樣的畫麵;她以為公主已經知道怎麼對她誅心,就不會再用彆的手段為難她。

直到有一日,她身邊的丫頭蘭兒被公主那邊來人叫去幫忙打絡子。

蘭兒手巧,擅長打絡子。

遊織織的精神狀態一直不太好,時常感到恍惚,也冇有想太多。

而且以她的身份,不要說公主傳喚她身邊一個丫頭,就是傳喚她,她也得乖乖過去。

可等蘭兒再回來,人已經被打得奄奄一息送回來,身下血淋淋一片。

“這個眼皮子淺的賤婢,竟敢偷我們公主貴客季小姐的鐲子。遊氏你不會管教丫頭,我們公主代你管教了。”

來人居高臨下說了這幾句話後,就直接把蘭兒扔在地上走了。

遊織織看到蘭兒渾身是血的模樣,已經顧不得問清是怎麼回事,急急叫人,“快去請大夫。”

卻一個大夫都冇能請來。

府上平日慣請的大夫請不來,其他醫館的大夫也一樣請不來。

遊織織心痛不已,失控大叫,“叫樓厭回來,讓他去請大夫。”

可樓厭直到晚間纔回來。

期間,遊織織隻能靠自己給蘭兒處理傷口,希望她能熬到大夫到。

同時也問清發生了什麼事,公主今天邀了好友季小姐上門,商量打絡子。

叫了蘭兒過去幫忙,冇想到蘭兒暗中偷藏了季小姐的手鐲。

遊織織心裡就清楚了,不是蘭兒偷手鐲,而是公主不好明麵上折辱她,於是借她身邊的丫頭作文章。

遊織織痛苦又難堪,卻毫無辦法。

等晚間一聽到樓厭回來,她立即親自跑去找他。

她走得極快,下人們都還冇來得及稟報,遊織織便聽到了屋子裡樓厭和另一個男人說話的聲音。

“我聽聞你那妾氏生得貌美如花,竟把我皇妹都給比了下去。”

正是昭雲公主的皇兄,當朝二皇子。

樓厭說:“她不過是個商戶女,上不得檯麵,也冇什麼內涵。我之所以留著她也是看她可憐,孤身一人。”

“若說知心,哪裡比得上公主知書達理、德才兼備。”

二皇子哈哈大笑,“我還以為你是個癡情種,這纔不遠千裡地把她接了過來。”

樓厭笑得隨意,“妾氏而已,空閒時候打發時間。”

遊織織站在柱子後麵,渾身的血都似倒流了一般,發冷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