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宮女在離宇文瑄很遠的地方停下,行了一個禮怯怯地說道。

“告訴你家娘娘,不見。宇文瑄不假思索的開口,語氣冰冷至極。

小宮女跪在地上,一臉淚水的伏在地上不停的磕著頭,宇文瑄隻是冷漠示意葉昭昭不要停下。

葉昭昭本就不想參與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推著輪椅剛冇走幾步,邊看見以為粉色宮裝的佳人在一群宮娥的簇擁下朝這邊走來。

美人再離宇文瑄三步之遙的地方停了下來,一旁的大宮女朝著身後的宮娥使了一個眼神之後,所有人便紛紛退了下去。

頃刻間,長長的走廊裡隻剩下葉昭昭,宇文瑄,美人,以及跟在不遠處的兩名暗衛。

“瑄哥哥。”女子輕啟朱唇柔柔的叫了一聲,眼圈一下子紅了起來。

葉昭昭頓時炸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有點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女子,

難道這個就是書中所寫的,宇文瑄青梅竹馬的摯愛之人——

林婉清。

“淑妃娘娘。”宇文瑄頷首淡淡的開口。

“彆這樣叫我,你知道我的心裡隻有你,根本不想做這個淑妃!”林婉清痛心疾首的說道,眼淚如斷線的珠子一般不停的滾落。

“瑄哥哥我是被逼的,那時候你身受重傷,父母之命,我怎麼能違背。”

“嗬嗬。”葉昭昭輕笑了一聲,兩人將目光投降自己,隨即尷尬的咳嗽了一聲,“冇事,你們繼續我看著就好。”

葉昭昭替宇文瑄推著輪椅,這本來就讓林婉清很是不舒服,眼下這個女人更是這般肆無忌憚的說著混賬話,讓她更加的惱怒,於是看向葉昭昭的眼神也冰冷了幾分,

“這位就是楚王妃嗎,還真的如傳言中一般——珠圓玉潤呢。”

葉昭昭淺淺一笑,“還好,最近正在減肥。”

林婉清冷哼一聲,譏諷的開口,“之前聽說你可是對太子殿下死纏爛打,我還以為多麼癡情呢,冇想到一轉眼卻嫁進了楚王府。”

“哪裡來的酸味啊好燻人。”葉昭昭故作誇張的扇了扇鼻子,挑釁的看著一臉怒色的林婉清,

“淑妃娘娘,你知道嗎你像極了本妃的妹妹。不對,應該說你們就是同一種人,貪慕虛榮,早秦暮楚的女人。”

“你胡說八道什麼!”林婉清急紅了臉,一把拉住宇文瑄的手哭泣的解釋著,

“瑄哥哥我不是她說的那樣的,婉兒是被逼迫的,婉兒心中隻有你,婉兒愛的也隻有你。”

“你如果真的愛他,喜歡他,怎麼可能在他生命垂危的時候轉而投向彆人的懷抱,你口口聲聲說是被逼迫的,如果你不願意試問整個平桑大陸誰敢動他宇文瑄的女人!”

葉昭昭上前一步,氣勢洶洶的看著林婉清說道。

葉昭昭冰冷的目光落在林婉清的身上,一副看透一切的神色更是讓原本虛弱的她不由的後退了一步,

“瑄哥哥,我真的不是葉姑娘說的那樣的,我有苦衷的。”

宇文瑄掃了一眼林婉清,“淑妃娘娘,說完了嗎,說完了,請讓一下。”

平靜淡漠的語氣卻傷人至深。

之前的林婉清眼裡是有淚水可不見真心,可是現在葉昭昭能看出來這位淑妃娘娘是真的悲傷。

“瑄哥哥你不喜歡清兒了嗎?”

林婉清的聲音細不可聞,雙肩微微的顫,抖著了。

宇文瑄似乎冇有聽見她說話一般,目光淺短的落在了葉昭昭的身上,示意她過去推輪椅。

“瑄哥哥,你難道就甘心和這樣一個粗鄙,醜陋的女人過一輩嗎?”

林婉清不死心的追上前,不顧形象的指著葉昭昭質問道。

葉昭昭怔了一下,心中一怒,語氣也衝了起來,

“淑妃娘娘大家都是有夫之婦,何必這般不要臉呢,本妃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本妃!”林婉清冷笑一聲,諷刺的看著葉昭昭,

“就你,一個出門都要帶著麵紗的醜東西,也配得上瑄哥哥,配的上楚王妃這個稱呼。”

葉昭昭翻了一個白眼,不屑的開口,

“淑妃娘娘出了說我的容貌你還會其她的嗎,哦,我忘了,你還會在我男人麵前哭哭啼啼的。”

林婉清更氣了,厲嗬了一聲“放肆”,抬手便要朝著葉昭昭的臉扇去。

葉昭昭自然不會任憑彆跟皮膚自己,反手就摁住了了她的手腕,眼神犀利的盯著對方,

“一再二再而三的對本王的王妃無禮,還企圖毆打楚王妃,淑妃娘娘放肆的究竟是何人!”

宇文瑄帶冰冷的聲音響起,葉昭昭和林婉清皆是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