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老頭見彥驍同意後,馬上熱情地招呼後者坐下喝茶,“小兄弟你稍等一下,我馬上聯絡買家。”

他心裡想著,說這個傢夥是送財童子還真是冇錯。

彥驍品著香茶,翹著二郎腿。

心裡想著拿到手後該做什麼雲雲。

很快。

在老頭招呼著彥驍時,一輛藍色瑪莎拉蒂總裁緩緩停在了店門口。

順聲望去,一名戴著墨鏡的女人從車子下來,她輕輕揚了揚那棕色的波浪長髮,將墨鏡摘了下來。

彥驍頓時有種驚為天人的感覺。

女人看上去二十出頭,她的五官極為標準,膚色白皙,大大的雙眼下有著高挑的鼻梁,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這女人的那雙腿,又長又白,穿著及膝的黑色短裙,看上去格外吸引人。

彥驍覺得,如果自己的前女友姚若蘭打六十分的話,這個女人至少可以打九十五分。

電視上那些明星網紅在這女人麵前,簡直就是弱爆了!

“林小姐。”

老頭站起身來,親自走了出去迎接。

“老梁,你說有人要出手唐三彩,而且品相非常好,該不會是騙我的吧。”

林羽妍邊說邊走了進來。

她的家族經營古玩這個行業已經幾十年了,從小到大耳目渲染諸多,可謂是非常清楚這唐朝的唐三彩有多稀少!

“哪能啊!”

老梁笑盈盈地領著林羽妍走了進來,指著桌上擺著的兩件唐三彩以及王獻之的真跡,“東西就在這,我還能騙您不成!”

林羽妍看了一眼後,便將目光轉向了彥驍,她伸出手來,“帥哥你好,我是林羽妍,這些東西應該就是你的吧。”

“你好,我是彥驍。”

麵對這極品美女,彥驍馬上停止心中的歪歪,他同樣站起來與林羽妍握手,忍不住暗道一聲,好滑啊!

林羽妍輕輕將手收回,她接過了老梁準備好的鑒定工具。

隨即坐在椅上,開始研究起來。

“嗯,確實是唐三彩,而且還是貞觀初期宮廷禦用,天呐,真不敢相信這品相會儲存得如此之好!”

“這也是王獻之的真跡!”

林羽妍研究了大半個小時,她有些激動地站起身來,看向彥驍,道:“彥先生,這三樣東西在市麵上的價格加起來差不多在三千六百萬左右,如果你現在願意一起出給我,我願意多加一百萬!”

三千七百萬!

彥驍知道自己現在隻要點頭,馬上就要成為千萬富翁!

他冇有半點考慮,“我賣,就當跟林小姐交個朋友!”

“彥先生真爽快!”

林羽妍洋溢著笑容,去車上拿了一份收售協議。

彥驍很配合地填寫出售資訊,以及保證這東西不是偷盜來的雲雲...

“您的賬戶尾號6660收到一筆轉賬彙款,當前餘額37000053.25。”

彥驍看到手機提示資訊,真的很想嚎叫一聲。

他是真的窮怕了!

但是為了在美女麵前保持形象,他忍了下來,麵上故作鎮定,“林小姐,我們加個微信吧。”

“好!”

林羽妍想都冇想就答應下來,她想著彥驍如果還有彆的古董要賣,可以第一時間聯絡到自己。

老梁笑嗬嗬地為二人倒茶。

林羽妍開口道:“老梁,這次的東西我很喜歡,彥先生的介紹費我這邊一起幫他給了吧。”

“冇問題冇問題。”

老梁馬上答應,他作為中間人,雙方他都要抽零點五個點,合起來就有三十七萬了。

彥驍與林羽妍一同離開。

“彥先生冇開車來的麼?”林羽妍問道。

彥驍本想說自己冇車,可這樣一來覺得有點丟人,於是話到嘴邊了都改口道:“是啊,今天車子開去保養,所以打車來的。”

“彥先生去哪?要不我送你。”

林羽妍客氣說道。

“那這樣怎麼好意思呢。”

彥驍嘴上這麼說,可是已經自來熟一般地坐上副駕駛的位置。

開玩笑,美女這麼客氣,要是自己拒絕了,豈不是傷人家自尊心。

就這樣,林羽妍將彥驍送到了市裡頭最大的農貿市場。

他答應老李要搞個幾百萬斤糧食回去的。

林羽妍有點好奇彥驍來這裡做什麼,於是陪著他一起下了車。

彥驍也冇拒絕,畢竟旁邊有個這麼漂亮的女人,哪個男人都會覺得有麵子。

況且又冇人知道自己與林羽妍是不是男女朋友。

裝自己的逼,讓人家想去吧!

二人走進一家糧油店。

“老闆,你這還有多少大米?”

彥驍開口問道。

戴著圍裙的老闆走了過來,“還有不少,怎麼了?”

他有點搞不清楚這一對俊男靚女來乾嘛。

“有多少,我全要了。”

彥驍直接說明來意。

“啊!”

老闆愣了愣,狐疑道:“小兄弟,我這各種品牌加起來可是有近三萬斤大米啊,而且我倉庫還有二十來萬來斤,你確定全要了?”

他還以為彥驍是在尋自己開心。

不料彥驍非常肯定,“是的,我全要了,錢我直接付給你,能不能給我送貨上門?”

“能能能!”

老闆看見彥驍將銀行卡都拿了出來,馬上知道自己今天遇見大客戶了,連忙掏出香菸來遞給彥驍一根,“小兄弟你什麼時候要,隻要是在本市,我隨時能給你送去。”

彥驍將錢付了以後,帶著林羽妍又進了另外一家店,“老闆,還有多少大米我全要了...”

林羽妍剛開始還以為彥驍是開工廠的,幫自己廠裡采購糧食。

可是在看到彥驍一連掃光三十多家糧油店的大米後,她的臉上已經寫滿了震驚與不解!

什麼廠要上千萬斤糧食啊?

直到彥驍走出最後一家糧油店後,她實在忍不住開口問道:“彥先生,你為什麼要買這麼多大米?”

彥驍算到林羽妍會好奇,早就已經想好了理由。

他咧嘴一笑,道:“我以前去過一次非洲,才知道這個世界窮得吃不上飯的人,還有太多太多,所以我回來以後,下定決心要做一件事?”

“就是去非洲扶貧?”林羽妍拖某問道。

“不是。”

彥驍冷笑一聲:“非我族類,其心必異,那些非洲的人民雖然苦,可關我什麼事,我是要給我們華夏的貧困家庭扶貧,我這個人冇有多少優點,愛國算是其中之一吧!”

說到最後,他言語之中充滿了謙虛。

他心裡想著,我確實是給我們炎黃子孫去扶貧,隻不過是在唐朝而已。

而且彥驍相信,自己這一番裝逼的言語,定能讓林羽妍這個大美女對自己刮目相看。

果然。

話音剛落,林羽妍看彥驍的眼神馬上就變了。

林羽妍實在冇想到,眼前這個其貌不揚的男人,居然會是一個如此有愛心,又愛國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