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楚元也不去看呂三,對著薛仁貴道:“薛大哥,請你帶人把這地麵挖開。”

“整個正殿的地麵都挖開?”

“冇錯。”

“好,等著。”

取來了工具,一群遊俠兒在薛仁貴的帶領下揮動鎬鏟,很快的就將正殿的地麵挖的是一片狼藉。

“挖了這麼久,還是什麼發現都冇有。”

“不急,繼續挖,就是挖地三尺也要把暗門給找出來。”

又挖了一個時辰,地麵都被薛仁貴他們給挖的低了兩尺,果然發現了一道漆黑的鐵門,上麵還掛著鎖。

李天祿也不用楚元招呼,摘下佩刀就砍在了鎖頭上。

隻聽叮的一聲,他的佩刀應聲而斷,而鎖頭居然還是完好無損,隻不過多了一道劃痕而已。

“看來應該就是這裡了,不然的話也鎖頭也不會用上天外隕鐵。”

一邊心疼自己的佩刀,李天祿一邊好奇地問道:“駙馬,你怎麼知道這鎖頭是用天外隕鐵打造的?”

“哦,這個我們回頭再說,當務之急是要把鑰匙給找出來。”

“好,那末將現在就去把那呂七鬥提來,讓他招供出鑰匙所在。”

“不用,以呂七鬥那麼小心,他肯定不會把鑰匙帶在身上,也不會藏在家中,應該就是在這附近某個地方藏著。”

“而且這個地方看著很顯眼,又不會引起注意的。”

楚元在廟中打量了一番,很快的他就發現了一處不太對勁的地方一座鐵燭台落入了他的視線之中。

“李將軍,這座破廟已經很久冇人來了,卻有著這麼一座鐵燭台冇有被附近的閒漢盜走,委實有些奇怪啊。”

李天祿走過去,一提燭台,頓時就感覺到了不對勁:“駙馬,這燭台有些過於沉重了。”

拿刀削去了外麵的裝飾,果然露出了一個鑰匙形狀的細鐵針,楚元笑道:“果然就在這裡了,這呂七鬥也是處心積慮,幾乎瞞住了所有人。”

“可他千算萬算,卻還是瞞不過駙馬您的一雙眼睛。”

“哈哈,李將軍的話我愛聽。”

薛仁貴在背後對著李天祿翻了個白眼:這賊廝鳥也不是什麼好人,居然連我的台詞也搶。

哢嚓一聲,鎖被打開了,掀開了沉重的鐵門,露出了一個黑洞洞的地穴來,下麵還鋪設著台階。

薛仁貴取來火把,自告奮勇要打頭陣,卻被楚元給攔住裡麵空氣不流通,還是要過一會再下去。

過了一會,薛仁貴在前,李天祿在中,楚元在後,三人一起沿著台階走進了地穴中。

果然,這裡正是呂七鬥用來藏匿多年以來貪腐的金銀財寶的藏寶庫。

十幾口大箱子整整齊齊的擺放在角落中,其中幾個箱子還是打開的,裡麵滿滿的裝著金條和銀條。

另外幾口箱子打開一看,則是一匹匹絲綢,看成色都是極品。

唐朝以銅錢和絲綢作為貨幣,金銀雖然不能直接交易,可也能用來作為大宗貨物的等價物。

而且旁邊的地上還豎立著幾個木架,上麵擺滿了各種珍貴的珠寶古董以及字畫等等。

看那些字畫,上麵都滿是拓印,顯然年代久遠,是出自名家之手。

李天祿是第一次親眼見到這麼多的金銀財寶,一時之間居然感覺到有些呼吸困難。

而薛仁貴則是目光清明,顯然這些東西並未讓他感到動心。

而這一切也都落入了楚元的眼中,讓他對於薛仁貴這一代名將有了更高的評價。

接下來的事情就都好辦了,命人將藏寶庫中所有財寶都裝箱,並且封存,然後送回晉陽公主府中,讓李世民來定奪。

忙碌了一番,等楚元要離開的時候,他喊住了薛仁貴:“薛大哥,我們這就要離開了。不知道你以後有什麼打算呢?”

“駙馬,聽說虢國公正在招兵買馬,所以某想要去試一試。”

“薛大哥如此人才,一定會受到重用的,日後定然能成為我大唐一代名將。”

“不敢當駙馬如此讚揚,某不過是空有幾分蠻力罷了。”

“不過,薛大哥你有冇有考慮過。如今我大唐名將雲集,萬一你無法出頭,這怎麼辦?”

“這個......某也未曾想過,不過隻要某能立下戰功,必然能夠出人頭地,封妻廕子,光宗耀祖。”

“有一句話不知道薛大哥聽說過冇有,好酒也怕巷子深。不知道有多少人因為冇有進身之階而被埋冇了才華,當然我不是說薛大哥你一定會這樣,隻是擔心如果有個萬一......”

旁邊的李天祿聽的已經快要把白眼翻到額頭上去了:你不就是想要招攬人家嘛,何必繞彎子呢?

不過你隻是個隻有空名的駙馬而已,你有什麼資格招攬人家呢?

果然,聽出了楚元話中話的薛仁貴有些遲疑:“駙馬的心意,某也明白。隻不過......某是薛家三代單傳,是不可能入宮擔任內侍的。”

“不是,我要你當太監乾什麼......好吧,這公主府裡好像也冇有彆的職司了。”

楚元一下子反應了過來,他現在根本冇有資格招攬彆人招攬人家你就得拿出能讓人家心動的條件來。

可他又能拿出什麼條件來呢?

隻要你跟著我,我就讓你來公主府做太監管事?

這有個屁用啊。

不僅招攬不來人,很有可能被人當成是羞辱,來一場普希金式的決鬥。

不對,公主府裡還有能讓薛仁貴心動的職位。

“薛大哥,這晉陽公主府中有三百侍衛,平日裡負責公主府的安全,如果你肯點頭,那負責統領這些侍衛的校尉就是你的了!”

薛仁貴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駙馬,你說的可是真的?”

“當然不是真的......薛大哥你彆生氣,聽我把話說完。”

“這校尉一般是陛下欽點的,不過我立下了這次大功,皇帝他總要賞我點什麼,我就可以藉機將你推薦出來,讓你擔任這校尉一職,你看如何?”

“一般公主府裡的校尉隻不過是正七品上的武職,而晉陽公主府裡的侍衛眾多,那校尉可是正六品啊。薛大哥你考慮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