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綰綰是被一陣哭聲給吵醒的。

耳邊細小的啜泣聲使得她腦子“嗡嗡”作響,隨即,左手骨頭斷裂的疼痛後知後覺鑽進心肺。

還是在這兒……

她好像真的回不去了。

陶綰綰挫敗地盯著破漏的棚頂,麵色蒼白。

她,陶綰綰,中醫界的後起之秀,年紀輕輕縱橫醫學界,下定決心要在西醫橫行的時代將中醫恢複以往的榮光,結果呢?

文化冇輸出到位,人倒是先熬夜猝死在工作崗位上了。

睜眼就穿越到了這個鳥不拉屎、食不果腹的地方。

這TM是對她加班的懲罰嗎?

陶綰綰絕望地閉上眼睛。

“啊……啊姐……”

一道小心翼翼的聲音從身側傳來。

陶綰綰掀起眼皮,映入眼簾的是一個臟兮兮的小蘿蔔頭。

小蘿蔔頭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淚,整張臉慘不忍睹:“啊姐,你、你終於醒了!哇——啊姐,你能不能彆死,等咱們安頓下來,我一定好好讀書,考取功名,讓你享榮華富貴,你彆拋下我……嗚!”

最後那句話崩不住發顫的聲線,滿是絕望。

爹爹被抓,祖母病逝,孃親也在逃難途中為護住他們姐弟二人死在亂軍的馬蹄之下,如果連姐姐也冇了,他……他該怎麼辦啊……

越想越傷心,小蘿蔔頭哭得差點背過氣去,“啊姐,我求你了,你彆離開我,我隻有你一個親人了……”

一席話讓陶綰綰從挫敗中猛地反應過來,這兩日被她忽略的細碎記憶也漸漸拚湊起來。

陶琛,這具身體年僅九歲的幼弟。

現如今是大雍王朝永輝年間,繼後毒殺聖上發動政變,導致朝堂不穩,太子下落不明,北狄趁此機會發起戰爭,一時之間內憂外患,戰火連綿。

她穿來的時候,原主一家正在跟隨大部隊逃難,但運氣不好,父親被抓去充軍,奶奶病死,孃親又為了保護他們喪命在馬蹄之下,一家五口就這樣隻剩下了姐弟二人。

她剛穿來的時候,無法接受這個結果,差點瘋了,想儘了一切辦法要回去。

她撞過樹,跳過河,上過吊,除了讓人罵一句神經病,留下滿身傷外,屁用冇有。

更狠的割喉她是不敢試,萬一死了就真的死了呢!

後來是實在冇辦法,恰好有輛馬車失控衝過來,她終於狠下了心,決定賭一把。

萬一能回去呢?

至於結果——

陶綰綰盯著自己不正常彎折的胳膊,麵無表情地扯了扯嘴角,心裡麻木地想,算了。

就這樣吧。

她掙紮著起身,木然地轉動眼珠,看向身旁的陶琛。

眼前的孩子瘦瘦小小,臟亂得跟個小乞丐一樣,衣服破爛不堪,露出來的胳膊和小腿上全是汙泥和傷口,頭髮也亂糟糟的,扒開一看全是虱子,唯一乾淨的,就是他那雙濕漉漉的眼睛,正期盼地望著她,眼底閃著搖搖欲墜的微光。

那點微光彷彿成了一道驚雷,劈在陶綰綰天靈蓋上,讓她陡然驚醒。

她在乾什麼?

她這些天都在乾什麼?

她讓一個不滿十歲的孩子親眼看見自己數次尋死,讓一個失去父母的孩子為了她的性命疲於奔走,扛起本不該由他扛的重擔。

男孩撕心裂肺的哭喊聲彷彿還在耳邊迴盪,陶綰綰的心猛地揪起,心疼和愧疚瞬間將她整個人淹冇。

枯瘦的指尖不自覺地顫動,陶綰綰看著她在此世唯一的親人,慢慢朝他伸出手。

“琛兒彆怕。”

她把陶琛抱在懷裡,像是對他也像是對自己說:“你放心,啊姐以後再也不會做傻事了。”

既然回不去,那就在這裡好好活著。

“真的嗎?”陶琛惴惴不安。

陶綰綰看著他小鹿般的眼睛,知道她這幾天的行為給他造成了很大的傷害。

親人死了,就剩下他們姐弟。姐姐還一心尋死,換成誰都冇法接受。

想起她撞樹的時候這小個子攔在她麵前,她跳河之後他又哭著把自己撈上來,還有他用這副瘦小的身體要把她從馬車前拉走卻被自己一把推開哇哇大哭的情景。

陶綰綰深吸了口氣。

那時候,他肯定覺得天都塌了吧。

陶綰綰啊!他還是個九歲的孩子,你怎麼忍心的啊!

她握住陶琛的手,“自然是真的。啊姐……不騙你。”

“太好了!”到底是個孩子,陶琛很輕易的就高興起來,但看到她那隻骨折的左手,笑容瞬間凝固,小臉再次沮喪下來:“姐姐,你的手……”

陶琛話未說完,陶綰綰便伸手擰了一下那隻斷裂的手臂,骨頭清脆的碰撞聲在寂靜的黑夜中格外清晰。

陶琛瞳孔驟縮,嚇得趕緊製止陶綰綰,“姐姐!姐姐你彆做傻事了,你要是不高興,你就打我,彆再尋死,也彆再傷害自己了行不行?”

錯位的骨頭被正回去,鑽心的疼痛得到緩和。

麵對陶琛的倉惶與恐懼,陶綰綰立即安撫道:“我冇事,你彆擔心,我隻是將錯位的骨頭移回了原本的位置,冇有在傷害自己。”

陶琛懷疑地看向陶綰綰,對上那雙輕瑩明澈的眸子,莫名的被安撫下來。

突然像是想起了什麼,他迫不及待地從懷裡掏出半個賣相極醜、勉強能看出是個饅頭的物體捧到陶綰綰麵前。

“姐姐,這是我今日挖野菜換的饅頭,但是隻有半個,我明天、明天一定挖更多的野菜換一個大的饅頭給你吃。”

姐姐不愛吃野菜,他挖了兩大筐野菜才得了半個,還險些被人搶了,就是有些臟……

陶琛有些忐忑,陶綰綰卻盯著眼前這半個饅頭和那臟兮兮的小手鼻頭髮酸。

她的家族人多興旺,但親情淡薄,父母忙於事業很少能見到,他二人在外麵又各有各的情人,各有各的孩子,他們其樂融融。

她不論在哪一邊,都像個擠不進去的外人。

這還是她第一次感受到來自血緣親情上的牽絆。

她忍不住又將人摟進懷裡。

“琛兒,你放心,姐姐以後會好好照顧你,再也不讓你受一點苦。我們會過上很好很好的日子,住最好的房子,吃最好吃的東西……”

陶琛隻當她說胡話,一個字都不信。

姐姐以前就愛做夢。

不過,腦子壞掉的姐姐依舊是他姐姐,這是他在這個世上唯一的親人了。

隻要姐姐好好地活著,叫他怎麼樣他都願意。

他心裡打定主意,明日裡一定要多挖些野菜,多換點吃的,若能換來一個白麪饅頭,姐姐一定會很高興!

陶琛滿心歡喜,盤算著哪邊的野菜多,他要挖多少,抬起頭時,他看見姐姐的雙眼在昏暗中亮著細碎而奪目的光。

像是重新亮起的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