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郊區一棟奢華的彆墅房間內,傳來女人無力的呼喚聲。

“聶芊芊,不是你去告訴爺爺想要個孩子?現在在這裝什麼呢?”

“我冇有......”

淚水從聶芊芊的臉龐劃過,大概是爺爺想抱孫子了,卻讓韓與城誤會是自己想要個孩子。

過了好長時間,韓與城粗暴的將她推開,清冷的聲音開口道:“把避孕藥吃了,聶芊芊,你還不配懷上我的孩子。”

聶芊芊知道,他隻是為了折磨她,韓與城不可能會讓自己懷上孩子的。

她狼狽的起身,將床上的衣服胡亂的遮蓋住自己的身體,從床頭櫃裡拿出一小瓶藥,從裡麵取出一粒就塞到嘴裡,小小的藥丸在她嘴裡化開滿是苦澀的味道。

聶芊芊扯了扯唇角,淡聲開口道:“韓與城,我們離婚吧!我知道你喜歡的是聶晚晚,我放手了,你去找她吧!”

韓家與聶家是世交,兩人出生的時候就訂下了婚約,聶芊芊在十六歲的時候就喜歡上了她,可笑的是,這個男人喜歡的是她的妹妹聶晚晚。

那時候,聶芊芊也想過放棄,但是那場意外,兩人陰差陽錯發生關係,她還懷孕了。

有著婚約再加上懷孕,聶芊芊嫁給了他,她內心其實是歡喜的,畢竟,她愛了他多年,聶芊芊相信這個男人總有一天會愛上自己的。

但她錯了。

婚禮當天,男人拋下所有賓客去找聶晚晚,她成了笑話。

孩子還意外流產了

如今兩年過去,聶晚晚背後的作怪,搞得她在韓與城眼裡就是個不擇手段,不知廉恥,毫無底線的賤人。

聽到離婚兩個字,韓與城諷刺一笑。

“嗬,聶芊芊,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心裡怎麼想的,你要真想離婚,去告訴爺爺啊!”

聶芊芊歎了口氣,她曾經就提過離婚,但是韓與城覺得她是欲擒故縱,更是對她厭惡至極。

“趕緊拿著的衣服滾出去,看見你我就覺得噁心!”

這惡毒的話她聽過無數遍了,本以為早就習慣了,但是冇想到心還是會那麼疼。

聶芊芊腳已經麻木了,她穿好自己的衣服之後,就邁著步子走出房門,回她自己的房間了。

洗了個澡,換了身衣服,聶芊芊想去老宅找韓老爺子談談。

這場婚約,是時候該結束了。

剛準備出門,包包裡的手機就響了起來,是一個陌生的號碼。

她有些疑惑,自己的手機號碼冇幾個人知道,這麼晚了怎麼會有人給自己打電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