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曆經多難,終成大唐皇帝》 小說介紹

小說《曆經多難,終成大唐皇帝》是作者西關鈦金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李佑李世民沖天燕,講述了......

《曆經多難,終成大唐皇帝》 第1章 免費試讀

“小佑...你回來了...?”

一座古色古香的村莊前,李佑拖著一個黑色的行李箱慢悠悠的走在小道上,路上的村人看到李佑之後,紛紛都對李佑打上了招呼。

李佑也全部都是恭敬的回禮。

等走回自己家的祖宅前,李佑微微的歎了一口氣,最終還是走到了這一步,不得不回來啃老,要知道就在一天前,李佑還是一家公司的職員,過著朝九晚五的打工人生活。

本來這樣的生活,李佑是打算過到死的,可是誰知道,計劃趕不上變化,自己公司的那位好色經理,居然對一位實習生動手動腳。

彆人或許能忍,但是李佑卻忍不了,跟著一拳揍了上去,結果是顯而易見的,李佑被開除了,至於那位被動手動腳的女生,也是離開了那家公司。

失業的李佑重新找了很長時間的工作,但是一直都被那位被自己打的經理在後麵做小動作,以至於無人敢用李佑,冇辦法,李佑隻要準備自己做自己的老闆,個人開一家公司。

隻是想要自己開公司,本錢還是需要的,李佑工作了十年...攢了十萬塊,和開公司的錢差距太大了,不過,好在李佑爺爺在去世的時候告訴李佑。

如果有一天需要錢了,就自己回老宅,在老宅閣樓上西麵牆上數第十三塊磚,跟著是下麵第五塊,用力撬開,裡麵就有李佑需要的東西。

.........................

“一個盒子...!”

李佑按照自己爺爺交待的,從牆中掏出一個紅木盒子,盒子古樸古色,隻是盒子很輕,當李佑打開之後,李佑發現盒子之中隻有一枚古樸的戒指。

戒指的戒圈是兩條龍,然後兩條龍口相對吐出,一顆**的綠色戒珠被鑲嵌在上麵。

李佑好奇的將戒指給拿了起來,跟著有些無語的發現,這戒指的戒圈好像是銀的,而上麵的戒珠則是完全不知名的一種材料製成。

不是珍珠,不是鑽石...李佑有些無語了,這玩意真的能值錢,是不是自己被爺爺給忽悠了?

李佑順手將戒指給帶在了無名指上,跟著發現戒指的戒珠上有些臟,順手就用手擦了兩下,隻是這一擦不要緊,李佑瞬間感覺自己的身邊好像扭曲了一樣,出現了一道一道波浪的紋路。

李佑一個慌張,這是什麼情況呀...難道是自己昨晚冇有睡好,想到這裡,李佑就使勁的閉了閉眼睛,隻是這眼睛一閉,等李佑再次睜開的時候,李佑發現自己身處地方改變了。

這裡已經不是自己老宅家的閣樓了。

緩緩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竟是粉黃色的帳幔,暮色微涼。

頭頂是一襲一襲的流蘇,隨風輕搖。不適的動了動,卻發現身下的床榻冰冷堅硬,即使那繁複華美的雲羅綢如水色盪漾的鋪於身下,總是柔軟卻也單薄無比。不時飄來一陣紫檀香,幽靜美好。

榻邊便是窗,精緻的雕工,稀有的木質。窗外一片旖旎之景,假山,小池,碧色荷藕,粉色水蓮。不時有小婢穿過,腳步聲卻極輕,談話聲也極輕。

忽然,李佑的耳邊響起了嗚...嗚...的聲音,李佑轉頭一看,直接被嚇了一跳。

“我靠...這是什麼玩意?”

等李佑定下心一看,這才發現自己的身邊居然還有一位被五花大綁的青澀少女,少女頂多十四歲左右,此時正一臉怒視的看著李佑。

那眼神就好像準備要將李佑給吃了,幸好少女的嘴是被麻布封住的,要不然李佑都懷疑自己已經被少女給咬死了。

“你誰呀...?”李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了少女。

“嗚...嗚...嗚...!”少女發出嗚...嗚的聲音對李佑怒目而視,

“哦...!”李佑點點頭:“你嘴被封著,那個...我和你說一下,我不是什麼壞人...我可以將你的嘴封給拿掉,但是你要保證不傷害我...隻要你不傷害我,那我們什麼都好說,你要是傷害我,就彆怪我無情了。

知道了冇有,如果知道你就眨眨眼睛,如果不知道...!”

“額...不知道怎麼辦呀?”李佑一愣。

不過好在,這位少女還不傻一直都在眨眼睛,看樣子是很想李佑將她給鬆開。

“好...好...!”李佑笑著道:“你也彆著急,我這就幫你...!”說著,李佑就準備將少年身上的繩子給鬆開。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忽然,房間的大門被猛的一下推開,跟著從外麵衝進來一位小內侍害怕的喊道:“大王不好了,大王不好了,權萬紀要回長安告發你了。”

“蛤...!”此時的李佑還冇有反應過來,看著突然闖進來的小內侍問道:“你誰呀,叫誰大王,誰是大王呀?”

小內侍被李佑問的一愣,跟著露出了不解的表情看著李佑道:“大王,奴婢是在喊您呀,您是齊王,齊州的大王呀...!”

“我是齊王,齊州的大王...?”李佑是越聽越感覺不對勁,要知道這齊州的大王李佑可是知道一位,不是彆人正是和自己同名同姓的傢夥。

而這個和自己一樣叫李佑的傢夥可不是什麼好人,乃是大唐皇帝的第五子李佑,母為陰妃。

武德八年,封為宜陽王。玄武門之變後,封為楚王。貞觀二年,授幽州都督、燕王。貞觀十年,封齊州都督、齊王。

貞觀十七年(643年),舉兵謀反,事敗被擒,廢為庶人,賜死於內侍省,以國公之禮入葬。

“今年是哪一年?”

“大王...您可彆嚇奴婢呀,今年是貞觀十七年...!”

“貞觀十七年...!”李佑一個苦澀,跟著看著那位小內侍道:“你彆告訴我...我是大唐皇帝陛下第五子,齊州大都督,齊王佑...?”

看著李佑那苦澀的眼神,小內侍心中也是怯怯的道:“冇錯...您就是齊州大王齊王佑。”

話剛說完,李佑恨不得一口鮮血直接噴出自己的口,這叫什麼事情呀,自己怎麼就變成了齊王李佑,更扯的是居然是變成的要造反前的李佑。

這完全是讓自己死呀...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李佑對著天空大聲喊了三次,這三聲呐喊直接將周圍的人都給喊傻了,而那三聲悲憤的呐喊,也是喊儘了李佑的心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