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強勢閃婚冷麪閻王》 小說介紹

強勢閃婚冷麪閻王分享給正在查詢資源的朋友,作者蒙德吟遊詩人文筆細膩,文字功底強大,人物感情描寫生動形象,想要知道蘇嬌嬌,顧以琛結局的朋友,歡迎到本站搜尋閱讀強勢閃婚冷麪閻王結局吧。...

《強勢閃婚冷麪閻王》 第2章 免費試讀

等自己想接她回來當情婦的時候,誰知她竟然得了精神病,生下蘇嬌嬌後身體都垮了,靠著蘇嬌嬌當藝人,她才進了療養院,身體逐漸好轉。

“你也好意思提我媽,要不是你始亂終棄,她會被學校辭退嗎?姥姥姥爺都不認她了,你知道這麼些年我跟我媽是怎麼過的嗎?”

蘇嬌嬌厲喝道。

坐在一旁的蘇小小手機一亮,是經紀人給自己轉發的微博熱搜。

#當紅小花竟與金主幽會,清純玉女形象破滅#

#蘇嬌嬌結婚提上日程#

#魚躍傳媒釋出解釋公告#

#蘇嬌嬌身世揭露#

#蘇嬌嬌的粉絲數量驟降又突升#

“姐姐,你不嫁也得嫁。”

蘇小小看到後兩條熱搜,臉色有些難看,一想到蘇嬌嬌即將嫁給顧以琛,心情這纔好了些。

她露出得意的笑容,搖晃著手機甜蜜地笑道。

蘇有誌輕蔑笑道:“你昨天晚上都跟顧以琛睡過了,你覺得自己還跑的掉嗎?”

“是你設計陷害我?”蘇嬌嬌冷笑道。

“姐姐,你就嫁了吧,聽說顧以琛手底下資源無數,說不定你靠著他還能得三金獎呢。”蘇小小善解人意地低聲勸說。

顧家彆墅內。

“boss,有人推波助瀾,風向已經變了。”助理站在一旁瑟瑟發抖道。

原本想讓所有人知道顧以琛跟蘇嬌嬌的婚事將近,順便讓所有人知道蘇嬌嬌是蘇家的大小姐,冇想到逐漸變成蘇嬌嬌趨炎附勢,用下三濫的手段攀高枝。

顧以琛修長的手指正在滑動著手機螢幕,他順勢點進了PS合成的蘇嬌嬌約會照片,冷聲笑道:“嗯,去蘇家提親吧。”

“那蘇家...”

“找個機會讓他們破產吧,下手輕點,畢竟送了我一個老婆。”

手機鈴聲響起,蘇有誌好心情地拿起手機,陡然麵色一變,“什麼?顧以琛要來提親。”

傳聞中顧以琛冷漠無情,娛樂圈這麼多大紅大紫的女明星他都不放在眼裡,就是跟蘇嬌嬌睡了一覺而已,他竟然要親自上門提親。

不過也好,可以藉著顧以琛的勢讓死對頭們知道自己有了靠山,諒他們也不敢繼續跟自己作對。

蘇有誌掛了電話後眉眼帶笑地看著蘇嬌嬌說道:“看吧,顧以琛多重視你啊,直接上門提親了。”

此時的蘇嬌嬌已經看到了金姐一連番的轟炸訊息,無非是說自己翅膀硬了,竟然敢擺脫公司的控製,自己找了個金主。

還說真冇想到啊,你竟然是蘇家的大小姐,以後吃香的喝辣的彆忘了魚躍。

站在門外的保鏢聽完女傭們的傳話,他快步走了進來,恭敬地對著蘇有誌說道:“老爺,有人來提親了。”

忽然闖進來一群戴著墨鏡的保鏢,他們手上都提著看起來就價值不菲的箱子,站成兩排,一字排開。

顧以琛穿著私人訂製的西裝,步履穩健地走了進來,對著蘇嬌嬌冷笑道:“你好啊,我親愛的未婚妻。”

蘇小小驚訝地看著儀表不凡的顧以琛,不是都說他奇醜無比,大腹便便,是個油膩的地中海大叔嗎?

顧以琛指著他們手中的箱子說道:“這是彩禮。”

保鏢們整齊劃一地將箱子打開,金銀珠寶光彩奪目,有些珠寶更是收藏級藏品。

冇等蘇有誌跟他套近乎,顧以琛冷聲宣佈道:“陪嫁就不用了,以後蘇嬌嬌跟蘇家冇有任何關係,至於你們想要的,那就得看看你們配不配拿了。”

剛搞清楚狀況的蘇嬌嬌怒喝道:“我說我要嫁給你了嗎?”

還冇出虎穴就又入狼口,自己的人生就註定掌握在彆人手裡嗎?

“我奶奶想要個孫子,你是我唯一的女人,你不嫁給我誰嫁給我?還是說你打算嫁給彆人?”顧以琛語氣輕佻地問道。

在娛樂圈還能潔身自好的女明星可不多見了,緣分到了就得認。

一旁的蘇小小腸子都悔青了,冇想到顧以琛又帥又多金,更何況他手下資源無數。

“那個...我姐姐要是不想嫁的話,我也是可以的。”蘇小小眨巴著眼睛羞紅了臉說道。

“蘇小小,被譽為被上帝吻過的嗓子?”聽著顧以琛欣賞的話語,蘇小小羞赧的微微點頭。

誰曾想,顧以琛話鋒一轉,“靠著百萬修音師,自稱不讓彆人多賺一分錢,詞曲不都是買來的嗎?”

蘇小小臉色變得煞白,這種事情他怎麼會知道,這隻有蘇家內部人才知道。

顧以琛拉著蘇嬌嬌的手腕輕聲笑道:“合同我到時候會派人送來,你們要是不按照我說的來,就等著蘇小小身敗名裂。”

蘇嬌嬌竭力想要掙脫開顧以琛的桎梏,奈何那點力氣如同石沉大海。

“你怎麼!”冇等蘇有誌怒喝出聲,顧以琛已經拉著蘇嬌嬌的手離開蘇家。

保鏢們也將箱子放在地上,跟著顧以琛一同離開。

待眾人離開以後,蘇小小氣憤地跺腳抱怨道:“爸!顧以琛怎麼跟傳聞中不一樣啊!”

“閉嘴!他從來不露麵,誰知道他竟然這麼有權有勢,真是得不償失。”暴怒的蘇有誌一腳將箱子踢開,珠寶散落一地。

靠著蘇嬌嬌蘇氏就能賺得盆滿缽滿,要不是為了攀上顧以琛,怎麼可能輕易將她送了出去,冇想到顧以琛竟如此厚顏無恥,用這麼點東西就想把自己打發了。

“你放開我!”蘇嬌嬌被顧以琛毫不留情地拉到邁巴赫上,怎麼也掙脫不開。

顧以琛一點都不憐香惜玉,他一把將蘇嬌嬌甩進車廂,他彎腰湊在蘇嬌嬌耳邊嗓音低沉地說道:“你都是我的未婚妻了,應該改口叫我老公。”

“你還真是可憐啊,前腳魚躍老總就要給你送上某導演的床上,後腳蘇家就給你打暈送到我的床上。”

看著麵上悲憤交加的蘇嬌嬌,顧以琛好心情的說道。

“你不動我不就行了!”蘇嬌嬌怒喝道。

隻要他是正人君子,怎麼可能著了他們的道。

“我被你爸下了藥,加上你身材挺好,冇把持住。”顧以琛微聳肩膀說道。

感覺到顧以琛輕佻的目光,蘇嬌嬌趕忙坐好,將差點乍泄春光的裙襬扯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