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這裡的女傭!管著給少爺做飯和日常家務的。”王媽回答。

“她為什麼要關著你?”秦詩問。

“她說少奶奶今晚有好事,不讓我搗亂。”

秦詩皺眉,聽這話,趙豔好像知道自己要發生什麼......她跟老黃應該是一夥的!

“走,我們去找她。”她對王媽說。

王媽帶著兩人去了趙豔的房間,推開房間的一刹那,就是撲麵而來的濃濃酒味。

聞到這跟老黃身上一樣的酒味,秦詩更加篤定之前的猜測。

她向屋內看去,看見床上躺著個爛醉如泥的女人。

她走過去,拿起桌子上的水杯潑在了趙豔的臉上。

趙豔驚坐而起,抹著臉上的水看過來。

看見白沐辭的時候,她眯著眼睛笑起來:“二少爺,你終於來找我了呀,我等你好久了,快點來讓姐姐抱抱!”

她說著竟然就下床朝白沐辭撲過來,嚇得白沐辭連忙躲到秦詩的身後。

秦詩毫不猶豫地揚手,一個巴掌抽在趙豔的臉上。

趙豔懵了一瞬,隨即暴跳而起,操起桌上的菸灰缸朝秦詩砸過來。

秦詩猝不及防,眼看就要躲不過。

關鍵時刻,白沐辭伸出胳膊來,硬生生替秦詩擋了這一下。

接著他使勁在趙豔的身上一推,趙豔就飛出去,重重摔倒在了地上。

秦詩給白沐辭點了個讚:“做得好!”

白沐辭喜滋滋:“老婆教的,要打回去!”

秦詩看向趙豔,這時候她的酒已經徹底醒了。

“走吧,你被辭退了。”她對趙豔說。

“憑什麼,我是白家雇的——”

“就憑我現在是白家的二少奶奶!”秦詩打斷她的話,“你是白家的傭人,在少爺新婚的時候爛醉如泥就算了,還想占少爺的便宜,現在又用菸灰缸砸傷了少爺,你覺得你還能乾下去?”

趙豔不說話了。

秦詩冷冷道:“今晚就走,不然彆怪我報警,告你故意傷害。”

她說著囑咐王媽:“王媽,麻煩你看著她收東西。”

王媽非常解氣道:“好,放心吧,少奶奶!”

秦詩對王媽點點頭,拉著白沐辭離開。

手剛碰到他的胳膊,他就“嘶”的一聲,皺起了臉。

秦詩想到他剛纔幫自己擋了一下,胳膊估計傷得不輕,便帶他去客廳坐下,捲起他的袖子看傷。

被敲擊的地方有明顯的青紫,她隻怕會傷著骨頭。

用手摁了摁傷處,問白沐辭:“疼嗎?”

白沐辭臉皮抽搐了下,嘴角卻是上揚的:“不疼。”

那副懂事乖寶寶的樣子,讓秦詩想起兒子來。

兒子秦知簡也是這樣,明明身體難受得很,可每次她問他的時候,他總是勉強笑著說“不難受”。

秦詩內心深處的某個地方,湧上一股憐惜和心疼。

“冇事的,如果疼就告訴我。”她柔聲說。

白沐辭這才垮了臉,撇了嘴:“好疼的——”

看著他誇張的表情,秦詩失笑,雖然他有點傻,卻一點也不讓人覺得討厭。

如果自己一時半會還離不開這裡的話,她很樂意照顧他。

“以後不要再傻嗬嗬的,替彆人擋危險了,知道嗎?”她囑咐他。

他卻認真地說:“王媽說,要對老婆好的。”

“咯噔”一下,秦詩心裡忽然有些觸動。

陳嬌隻說他是個傻子,卻不知道這個傻子竟然有這般一顆心。

她下意識低頭,語速極快而含糊地說,“你放心,我也會對你好的。”

她冇有注意到,一臉乖寶寶的白沐辭臉上忽然失神了片刻,隨即他的眼中劃過一絲玩味的光。

他的這個新媳婦兒似乎有點可愛啊......

第二天,秦詩被一個電話叫醒,是醫院打來的電話,說醫藥費已到賬,同她溝通治療方案。

她來不及和白沐辭還有王媽打招呼,匆匆趕往醫院。

秦詩走進病房的時候,秦墨緣正在跟醫生說話,聽到腳步聲,兩個人一起轉過頭來。

當秦詩看到那個醫生的臉時,眉頭一皺。

真是冤家路窄!

這個醫生竟然是自己的前男友盛孟輝!

盛孟輝大概也冇想到會在這裡看到秦詩,表情一沉。

“小詩,你來啦!”秦墨緣高興地呼喚。

秦詩將視線從盛孟輝的臉上移開,快步走到床邊握住爸爸的手:“爸爸,你感覺怎樣?”

“我挺好的,他們說你去辦件好事,你乾嘛去了?”秦墨緣問她。

之前她警告過陳家人,不允許他們對秦墨緣說實話。

“哦,朋友有緊急的事情找我幫個忙。”秦詩隨口敷衍。

秦墨緣點頭,看見盛孟輝靜靜看著他們,連忙做個介紹:

“小詩,這位是盛主任,他是我的主治大夫。”

“盛主任,這位是我的女兒,秦詩!”

秦詩對盛孟輝微微一笑,像第一次認識一樣:“盛主任,你好,我父親以後就拜托你了。”

盛孟輝臉色陰鬱,淡淡道:“不用客氣,我會儘力的。”

這時候正好有護士在門外叫他,他就快步離開了。

秦詩削了個水果,一塊一塊餵給爸爸吃。

秦墨緣臉露憂愁:“小詩,你要跟我說實話,你哪來這麼多錢給我住院的?”

“是跟陳家借的,不是不還,以後等我掙錢了,分期慢慢還給他們。”秦詩早已想好了說辭。

秦墨緣眼圈泛了紅:“其實你不用管我的,我已經拖累你很多年了,早點去了早點——”

秦詩打斷他的話:“爸,什麼時候都不要放棄希望,這是你小時候教我的。”

她說著有點哽咽,“現在你的病還是可以治的,你給我振作起來!你要給孩子們做個榜樣!他們還等著外公給他們上課呢!”

秦墨緣不說話了,過了會笑起來:“是啊,我還要陪著孩子們長大呢。”

父女兩個相對而笑。

因為自己不能每天都在醫院照顧爸爸,所以秦詩給秦墨緣請了個護工。

她陪著秦墨緣吃了中午飯,等他睡著之後,打算下樓去買點水果。

走到安全門旁的時候,忽然有人從裡麵竄出來的,一把將她拉進了安全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