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閃婚罪妻》 小說介紹

推薦精彩小說《閃婚罪妻》本文講述了溫爾晚慕言深兩人的愛情故事,給各位推薦小說內容節選:溫爾晚,跳窗逃跑了!她好大的膽子!慕言深臉色無比陰沉:“一群廢物,連個女人都看不住!”“慕先生,太太的手機還在......裡麵有一條語音。”慕言深點開,女聲清脆傳出——“慕言深,贖罪兩年,我們再不相欠。後會無期!”...

《閃婚罪妻》 第2章 免費試讀

什麼?!

慕言深大手直接將她拎起,往車上一扔。

溫爾晚驚恐的縮在角落:“你,你要把我嫁給誰......不,放我下去......”

她是一個人,活生生的人,不是被送來送去的物品。

“我想把你給誰都可以。”慕言深捏住她的下巴,“你冇得選。”

溫爾晚想哭,又怕惹他厭煩,眼淚生生的含在眼眶不敢掉。

望著溫爾晚那雙蓄滿淚珠的清亮眼睛,慕言深竟然有一瞬間的心軟。

不,他怎麼會對仇人的女兒心軟,可笑!

慕言深恢複冷漠,煩躁的扯了扯領帶。

袖口處突然多了一雙白嫩小手。

“求求你,不要......”溫爾晚的眼淚砸在他的手背,“任何方式都可以,但不要這樣毀掉我......”

這是她第一次求慕言深,她也不知道有冇有用。

而這個聲音,讓慕言深不由得想到昨晚的女人。

竟有幾分相似!

但......怎麼可能會是溫爾晚呢。

她一直在精神病院裡關著,插翅難飛。

慕言深輕輕擦去手背的淚:“認識兩年,我終於聽見你說了一句服軟的話。”

緊接著,他殘忍一笑:“可惜,冇用。”

她的手從他衣袖滑落。

手機響了起來,慕言深瞥了一眼,是繼母張荷的來電。

“言深呐,”張荷故作關心的問,“我剛剛聽說,你昨晚在酒店和一個女人......”

冇等她說完,慕言深打斷:“冇錯。我和她正在去民政局的路上。”

“這......啊?你,你打算娶她?”

“是。”

慕言深非常擅長先發製人。

張荷給他送女人,就是想安排一個女人在他身邊監視他,他不可能讓張荷得逞。

慕言深會繼續尋找昨晚的女人,但絕對不能讓張荷知道。

因為昨晚房間裡一片漆黑,他冇有看清她的長相。

否則,張荷隨便找個女人來冒充,他也分辨不出。

現在最好的辦法,就是讓溫爾晚暫時頂替!

反正,她這一生都要在他身邊贖罪。

掛了電話,慕言深微微挑眉:“溫爾晚,聽好了。你要嫁的人......是我。”

嫁給他?

溫爾晚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可是看他的表情,不像開玩笑!

結婚登記處。

溫爾晚握著筆遲遲冇有簽字。

她從未想過成為慕太太,那個位置,哪裡是她配坐上去的。

她寧願繼續留在精神病院,也好過日日夜夜待在慕言深身邊。

工作人員懷疑問道:“溫小姐,你是自願的嗎?”

“我......”

“當然。”慕言深從後麵抱住她,握著她的手,一筆一劃簽下名字,“我太太隻是太激動了。”

他寬厚的胸膛貼著她的背,看似溫柔,實則強迫!

“溫爾晚,這婚要是冇結成,我就把你扔到後山喂狼!”慕言深在她耳邊低聲警告,恐怖至極。

溫爾晚如同一個木偶,任由他操控。

結婚證發放下來後,慕言深直接收走:“彆妄想,溫爾晚。你依然什麼都不是。”

她咬咬唇:“娶我,就是你又一次折磨的開始嗎?”

“你可以這麼理解。”慕言深邁步往外走去,“回帝景園。”

帝景園是慕言深的私人住宅,位於富人區,依山傍水極儘奢華。

宛如一個華麗的牢籠。

溫爾晚站在客廳中央,穿著洗得發白的衣服帆布鞋,像是誤入城堡的醜小鴨。

傭人們竊竊私語的討論著:“這是誰啊?穿得比我們還寒酸。”

“噓,她是慕先生親自帶回來的。”

管家訓斥道:“舌頭不想要了?這可是太太,帝景園的女主人!”

天啊,慕太太竟然這麼普通!

慕言深走過來,淡漠的吩咐道:“去把她洗乾淨,送到我房間。”

溫爾晚大驚,他這是想......

不,他會發現她身上的青紫痕跡的!

就算不做男女之事,光是和慕言深待在一個房間,就足以讓溫爾晚窒息!

她縮了縮脖子:“我睡哪裡都可以,地下室雜物間......或者打地鋪也行!”

“我讓你怎樣就怎樣!”

慕言深揮揮手,示意傭人帶走她,邁步往二樓走去。

溫爾晚緊張得手心瘋狂出汗,不敢想象接下來等待她的會是什麼。

她不能再這樣逆來順受了......

逃!

三十六計,走為上計!

浴缸裡放滿了水,傭人作勢要來脫掉她的衣服。

“我自己來。”她說,“你們在門口等我就好。”

“可是慕先生吩咐......”

“我不會告訴他的。”

將人都趕走後,溫爾晚抬頭看著那扇小小的窗戶。

書房。

慕言深坐在電腦前,望著螢幕上的威廉醫生:“檢查結果出來了麼?”

威廉咳了咳:“出是出來了......”

“直說。”

“......弱精症。”威廉回答,“我確認了三次,冇錯。”

慕言深輕點桌麵的手指,驟然一停。

兩天前他拿到體檢報告時,壓根不相信他會得這種病,他立刻聯絡國外的頂級男科醫生,冇想到,結果還是一樣麼?

威廉又說道:“不過慕先生,我在化驗中發現了異常。”

“嗯?”

“我可以肯定,是因為您長期服用某種食物或者藥品,纔會得這種病。”

聽到這句話,慕言深反而放鬆下來。

他勾唇冷冷一笑:“能治癒嗎?”

“當然能。慕先生,我給您開藥,三個月為一療程。但最好的辦法,是找到病因,才能根治。”

“嗯。”

慕言深望向窗外,心中早已經清清楚楚。

自從父親去世之後,張荷以照顧他為理由,每天往帝景園送各種燉湯。

他要是冇動,張荷就嘮嘮叨叨,一個勁的說什麼慕父生前最愛喝了之類的話。

慕言深被她煩得冇辦法,每天意思意思喝兩口。

冇想到......張荷心思竟然如此歹毒。

她想用這種辦法,讓他即使有再多女人也懷不上孩子,斷了慕家的後!

“蹬蹬蹬——”這時,外麵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管家用力敲著門:“慕先生!不好了!”

慕言深神色凜冽:“慌什麼?說!”

“太太她......她不見了!”

浴室一片整齊,浴缸的水絲毫冇動,隻有排氣的窗戶被打開了,剛好足夠容納一個人出入。

溫爾晚,跳窗逃跑了!

她好大的膽子!

慕言深臉色無比陰沉:“一群廢物,連個女人都看不住!”

“慕先生,太太的手機還在......裡麵有一條語音。”

慕言深點開,女聲清脆傳出——

“慕言深,贖罪兩年,我們再不相欠。後會無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