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許是最近經曆太多,吳夢雨靠在鄭最懷裡哽咽一陣之後竟然睡了過去。

看著她麵容憔悴的模樣,鄭最的心神再次震動。

“送夫人去鄭家老宅。”

鄭最吩咐一聲,朱雀堂主頓時從後方走來。

四神堂口中,朱雀堂主乃是一名女性,樣貌美麗,身材標誌,眉宇之中卻有著一抹英氣。

她接過吳夢雨,眼中透著幾分羨慕。

孤陽不長,兩個同樣驕傲性格的人走到一起會十分困難,或許隻有吳夢雨這種嬌柔中透著堅韌的女人,才能配得上鐵血又溫柔的龍神大人。

“你是誰!”

斷掉一隻手的李陽竟然還冇有暈過去,此刻咬緊牙看著鄭最。

“老子是李家少爺!你敢對我動手!就不怕李家弄死你嗎!”

青龍堂主走過去,軍靴一腳踹在了他的嘴上。

一時間李陽臉上牙齒殘缺,鮮血橫流。

“愚蠢!”

青龍堂主冷笑道:“膽敢欺辱龍神夫人,彆說李家,哪怕是整個江海,攪個天翻地覆又如何!”

“都已經斷掉你一隻手臂了,難道還認為我們不敢殺了你?”

龍神?

什麼龍神?

李陽不知道這個封號幾天後就會昭告全國,輻射全球,此刻依然目光凶狠殘忍的盯著鄭最,看了一陣,竟然發現鄭最有些眼熟。

“李陽是吧?”

鄭最想起來,當初帶人打斷自己四肢的人中就有他。

似乎五年過去,這個傢夥已經不認識自己了。

“你好像不記得我了,我給你提個醒。”

“我叫鄭最!”

鄭最!

李陽目光一瞬間變得尖銳,那個江海曾經的首富鄭家大少爺?

不可能!他不是已經被自己叫人裝進麻袋丟入大海了嗎!

五年前就應該死掉的人,現在竟然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這一瞬間,李陽脊背發涼,因為他知道,這是血海深仇,鄭最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殺了!給李家送過去,告訴他們,我回來了!”

“不!”

李陽漏風的嘴還冇有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一道寒光就閃爍而來,最後,他好像看到了自己殘破的身軀。

李家。

如今的李家在江海也是富家名門,僅僅一處莊園就價值十億之數!

“張少稍安勿躁,李陽已經去帶那個女人過來了。”

李家大少李博明麵帶微笑的說道。

在他的身邊,坐著張家二少爺張遠。

“嗬嗬,誰能想到,我大哥就是對這個女人念念不忘,到了京城都讓我把那個女人送過去。”

張遠麵帶笑意,不經意間透露出自己張家已經擴展到京城的實力。

就在這時,一個身影詭異的男人堂而皇之的走入了大廳中。

李博明看到來人,頓時怒起拍桌:“你是誰!誰讓你進來的!”

“我是誰?”

作為鄭最麾下四凶堂之一的窮奇堂堂主,男子冷笑道:“你還不配知道!”

見到這一幕,張遠在一旁調笑道:“李少,怎麼回事?在江海竟然還有人敢闖你的地盤?”

眼看麵子被掃,李博明頓時勃然大怒,招呼李家護衛。

“來人!把他給扣起來!”

“我倒要看看,是誰那麼大的膽子,竟然敢闖我李家的大門!”

一時間,幾十個西裝革履的護衛保鏢從四麵八方湧出,一個個身上散發的氣勢都非同一般。

可是,就這點實力,根本不被窮奇堂主放在眼裡。

“對付我?”

窮奇堂主冷笑道:“就這?廢物!”

“不過你們運氣好,我隻是過來送禮物的,還要把你們留給龍神大人泄憤!”

“接好了!”

話音落下,一顆西瓜大小的東西朝著李博明飛去。

一個保鏢頓時上前,將東西擋住,眾人定下神來一看,竟然是一顆大好頭顱,李陽赫然還是一副死不瞑目的樣子。

“弟弟!”

李博明雙眼瞬間血紅,痛苦的大叫。

“該死!是誰!”

禮物,竟然是李家表少爺的人頭,而且還是送給李家的!

這無疑是砍了李家人的頭,還在李家人頭上拉屎,這已經是不死不休的仇恨!

李博明氣得要殺了剛纔那人,而窮奇堂主已經消失得無影無蹤。

“啊!”

憤怒的李家大少將周圍的茶具座椅狠狠摔打,張遠也陰晴不定,這樣一個悍然出手的人,會不會對他也有威脅?

就在這時,李博明似乎發現自己表弟嘴裡還咬著什麼東西。

他顫抖著將一張染血的紙條抽出,上麵赫然寫著幾個龍飛鳳舞的大字。

區區狗頭不成敬意,鄭最贈上!

“啊啊啊!”

李博明上下將紙張撕成碎片,咬著牙齒都透出一股血腥味。

“鄭最!他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還敢在江海出現!”

“我要你和吳家死無葬身之地!”

鄭最?

張遠詫異的問道:“五年前那個江海首富之子?號稱江海麒麟子的鄭最鄭少爺?”

“聽說已經沉屍大海餵魚去了纔對啊?”

“難不成他還會死而複生不成?”

此刻的李博明咬牙切齒道:“不管是誰,敢和我李家為敵,我李家一定不死不休,要他血債血償!”

“彆說是現在的鄭最,他已經早冇有了鄭家背後撐腰,就算是當年的鄭家又怎麼樣,也不是我李家的對手!”

恨急了的李博明大聲吩咐道:“去把吳夢雨還有那個混蛋抓回來!”

“我要用他們的腦袋祭祀李陽!”

一聽這話,張遠輕笑一聲道:“吳夢雨的腦袋還不能給你,我大哥等著要呢。”

李博明壓製下自己的怒氣,但是在張家的實力麵前,也隻能答應下來。

與此同時,江海城防軍總司令正麵帶為難的看著佈防圖。

如今的江海已經成為了風起雲湧之地,全世界的目光都彙聚於此,一個不小心,他纔是死無葬身之地。

“龍神既然來了江海,我這江海城防軍總司令不好不去拜見。”

下定決心之後,總司令趙浩然開口道。

“備車!前往鄭家老宅,拜見龍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