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婿九千歲》 小說介紹

小婿九千歲男女主角(葉川)之間又是怎樣的愛恨,譜寫怎樣的悲歌,又將是怎樣的故事,如何挽留,一切皆宜物是人非,又將是怎樣虐曲,全新的章節感人的故事。全文章節描寫細膩,作者瑞妞兒文筆功底深厚,帶來了精彩的言情文。...

《小婿九千歲》 第1章 免費試讀

望著近千米高的山崖,葉川的意識逐漸變得模糊。

他做夢都想不到,他老婆高敏會夥同情人把他騙上山崖後推下來!

結婚一年,自己做牛做馬的伺候她,把心都掏給她了,換不來她哪怕一絲感情也就罷了,居然還妄圖謀害自己!

這個女人,簡直蛇蠍心腸!

回想著自己短暫的一生,葉川隻覺身體越來越冷,最終失去了知覺。

他似乎來到了一個漆黑的空間,茫然的向前走著,這讓他不禁有些恐慌:“這就是黃泉路麼,我真的死了?”

“你太讓我失望了!”突然,一道威嚴霸道的聲音傳來,嚇得葉川一哆嗦。

隻見在遠處虛空,突然出現了一個身材高大的虛影,正在冷冷的注視著他。

隻是葉川仔細觀察,卻有些驚訝地問道:“你……你怎麼跟我長得一模一樣……你是我爸?”

葉川是個孤兒,從小生活在孤兒院,一直以來都是自己一個人生活。

這也讓他倍加珍惜親人,渴望找到自己的親生父母。

而眼前這個跟自己長得一模一樣的人,真的是自己的父親?

“不,我是你!”虛影搖頭,冷冷的說道。

“你是我?”葉川茫然的看著虛影。

“確切地說,我是上一世的你。”虛影再度開口道,“你是我的第一百世輪迴,也是最後一世,隻要你能成長起來,我們就能百世合一,重回巔峰,去找那個人報仇!”

“你說的是什麼,為什麼我聽不懂?”葉川眉頭緊鎖。

“現在的你,還冇有資格去懂。”虛影冷哼道,“實在是你太懦弱了,居然會被那個女人耍得團團轉,難道你不知道,你的真命天女是童夢瑤?!”

伴隨著此話,葉川眼前突然閃過一道道畫麵,那是前九十九世的自己跟童夢瑤的前九十九世在一起的畫麵。

而童夢瑤,就是六千年前,那個為救自己,不惜被形神俱滅,遭受百世輪迴的女戰神!

葉川也是為了她,纔不惜墜入輪迴,隻為保護童夢瑤生生世世免受欺淩。

而這一世之後,童夢瑤的記憶迴歸,修為加身,便能回到神界,去找那人報仇!

葉川不禁深吸了口氣。

六千年前童夢瑤對自己的情誼,以及這九十九世自己跟童夢瑤的一幕幕都已經被他給記在了腦海中。

雖然自己一直說保護童夢瑤,可最終卻都是童夢瑤在保護自己,自己虧欠童夢瑤太多了!

“為了能夠保童夢瑤這最後一世,你會得到《霸天經》,以及前麵九十九世所掌握的所有東西。”虛影幽幽的說道,“我還會將前世所收老奴的記憶傳給你,他會幫你擺平一切障礙!”

“至於你能不能保護童夢瑤,帶著她重回神界,就看你的造化了!”

說著,虛影轉身,緩緩消失。

葉川眼前則開始變得黑暗無比,剛剛的一切似乎都冇有發生過一般。

緊接著,葉川一激靈,猛地睜開了雙眼。

他現在正處於山腳下,身體冇有受到絲毫傷害,直接從地上坐了起來,努力回想著之前所發生的一切,隻感覺那一切都隻是一個夢。

下一秒,他的腦袋一陣刺痛。

磅礴浩瀚的資訊猶如潮水一般不斷湧入他的腦海,那種腦袋被瞬間塞滿東西的感覺,令他的身體不斷痙攣,足足過去了半個多小時才恢複。

這真的是前麵九十九世所掌握的一切知識,包括玄奇醫術,風水相術,武打格鬥等等包羅萬象的東西,而且幾乎已經達到了每一個領域的巔峰!

尤其是腦海中出現的一本金色大書,其上隻是單純的《霸天經》三個大字,就令他感覺到一陣悸動。

在他將心神沉浸進去的時候,書本翻頁,上麵一個個晦澀的蝌蚪文字猶如活了一般,開始往他的身體各處鑽去,這個過程再度令他陷入了痛苦之中。

僅僅隻是數秒鐘,卻像是度過了數百年一般,這些蝌蚪文打通了他的經脈,令他體內形成了一個閉合的經脈路線圖,正是《霸天經》的入門,煉氣第一層!

夜色漸黑,葉川這才起身,伸了個懶腰後,快步離開了青城山。

直到晚上九點多鐘,葉川纔回到了高家。

高家彆墅,此時燈火通明,似乎在招待什麼人,進入家中,才發現他們招待的居然是趙乾,高敏的情人!

看著正在跟嶽父高晨推杯換盞的趙乾,葉川心中一股無名火起,頓時大步上前道:“趙乾,你的心理素質夠可以的,還能喝下酒去?”

此話一出,所有人皆是一愣。

高敏更是身子一顫,幾乎脫口而出道:“葉川,你不是已經……”

“我不是已經被你跟趙乾給殺了麼,對吧?”葉川冷笑道,“隻是可惜,我冇死,老天爺他不收我!”

“小川啊,你在說什麼呢?”坐在正首的老者不禁開口問道。

“爺爺,您不知道,您的乖孫女夥同她的情人趙乾把我騙上青城山,想要殺了我,跟趙乾雙宿雙飛呢!”葉川幽幽的說道。

“你放屁!”高敏小手猛地一拍桌子,“我要跟趙乾雙宿雙飛,直接跟你離婚就行了,何必殺了你,我難道不知道殺人是犯法的麼?”

“就是,我要喜歡高敏,就直接追求她,來你們高家提親了!”趙乾同樣冷哼道,“你名義上是敏敏的丈夫,其實就是高家的雜工,殺你隻會臟了我的手!”

“趙乾,這是我的家事,有你說話的份兒?”葉川沉聲喝道。

“趙乾是我家的貴客,你有什麼資格嗬斥他?”嶽母李淑敏一手叉腰,憤怒的罵道,“葉川,你乾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剩,讓你整天在家做做飯,掃掃地,怎麼你還覺得你吃虧了?!”

“今天可是你跟敏敏的結婚一週年紀念日,你不在家陪敏敏也就罷了,還敢惡人先告狀?!”

“跪下,道歉!”高敏緩步來到葉川麵前,伸手指著葉川的鼻子命令道,“如果你還想在高家繼續待著的話!”

“不可能!”葉川搖頭。

“跪下,道歉!”高敏臉色一寒,說著一巴掌抽向葉川的臉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