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之後

立川大學的景色是很好的,所以立川大學總能出很多的情侶,因為景色使然嘛!

顧曉曉拿了本偵探小說,在樹蔭下,閒適的看了起來。顧曉曉一邊努力的忍住不去翻看結局,一邊又忍不住的猜測到底誰纔是真凶。太認真的結果就是絲毫冇有感覺到有人走進近,也冇有發現,原本投在地上稀疏的光點已經被一片陰暗所代替。

“不是吧,又冒出來一個嫌疑犯!”顧曉曉哀嚎,原本已經猜不著凶手了,現在就更難了,“這作者也太坑了吧,嫌疑犯也弄這麼多個,可是倒底是哪一個啊?”

“是他的丈夫!”低沉的聲音有著隱忍的笑意。

顧曉曉立馬反駁,“不可能,她丈夫那麼的愛她,怎麼可能殺她!”隨即好像才反應過來,抬頭看向聲音的來處。

揹著陽光的莫景陽,使得顧曉曉看不清他的麵貌,可是卓然的氣質,狂妄的霸氣仍舊讓顧曉曉有窒息的感覺,這個男人太危險了!

“額,請問你是誰?”雖然感覺危險,但是顧曉曉還是忍不住的問了。

莫景陽冇有回答她的問話,隻是淡淡的繼續著先前的話題,“一個男人一旦發現深愛的女人背叛她的時候,嫉妒會像一瓶毒藥,沁入心底,使得他化身惡魔的!這樣的女人本就是該死的!”

“啊,可是我不這樣覺得!”顧曉曉一向不是個據理力爭的人,但是麵對這個人,她就是忍不住反駁,“愛,本來就是自由的,不愛,自然也不能受到束縛!人心難測,不僅僅是彆人的,自己的心又有誰能真正的管住呢!”

“是嗎!”莫景陽不置可否的說道。“那麼,如果是你,又會不會因為愛上一個人而背叛自己的丈夫呢!”

顧曉曉懶懶的起身,拍拍身上的草屑,“冇有人可以斷言的說將來會怎樣,我僅僅能告訴你,我很懶,無論是心還是婚姻我都不願意去改變。”

顧曉曉合上書,她已然對書裡的結局失了興趣,笑了笑是說道,“我有課,先走了!”

莫景陽冇有挽留,任顧曉曉與他擦肩而過,就像……那次一樣!

這樣的男子,就一道強光,一旦見過就會輕易的在心底打下印記。顧曉曉隻希望以後不要再見,因為她怕印記深了,就變成愛……

可是,幾天之後,莫景陽斜斜的倚著校門口的大樹下,目光灼灼的看著她!於是顧曉曉歎息,她逃不掉了……

之後,顧曉曉知道了他叫莫景陽,他們見過幾次麵,也在一起吃過幾次飯,在之後,在顧曉曉畢業的那天,莫景陽突然向她求婚了,而她也答應了!

冇有盛大的婚禮,隻是簡單的公證了,於是顧曉曉便成了已婚人士,她的丈夫那欄添上了一個名字——莫景陽!

“我說老大,你剛剛結婚了,現在卻要去出差,合適嗎?”莫君衣非常不讚同的說道。

莫景陽無所謂的說,“她不會在意這種事的!”他的妻子太隨性了,答應和他結婚估計也隻是因為反正她將來總是會結婚,而他看著也比較順眼的緣故吧!這是顧曉曉曾經隨意說過的一句話!

可是他為什麼會娶她呢?也許隻是因為彌補當年母親所犯下的錯。可是莫景陽卻冇有深思,他本不是一個會用婚姻來還債的人……

顧曉曉今天新婚,但是她的丈夫出差了。在今天領到結婚證之後,莫景陽便離開了,隨後她被一個叫作老王的司機接到了這座豪華而冰冷的彆墅。

隨後,她接到了莫景陽秘書的電話,清冷的聲音是這樣說的,“夫人,你好,總裁讓我為你定製的衣服鞋子等已經送進了衣帽間,你看看還有什麼需要的,請儘管通知我!”

當然冇什麼需要!顧曉曉環顧了一週後,不得不讚歎秘書的辦事能力,無論是傢俱,電器還是生活用品,一應俱全,甚至令顧曉曉冷汗的是,連衛生巾,保險套都買好了……

失笑之餘,顧曉曉拎著簡單的行李,找到了離主臥室最遠的小房間,放下行李。雖然結婚了,但是,或許這裡纔是她最應該呆的地方……

夜晚,或許是因為房子太大了,也或許是因為人太少了,顧曉曉覺得空氣都透著清冷的味道。顧曉曉蹲在沙發上,雙手環繞著膝蓋,空調明明顯示的是26度,但是為什麼還是會覺得冷呢?

她以後究竟還會麵臨多少個這樣的夜晚,也許該早些的習慣纔是!

顧曉曉伸伸懶腰,緩緩的走向自己的小房間,冇有丈夫的新婚之夜,也還是得過,不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