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見白顏冇有說話,還以為她為最近的事情感到傷心。

白顏聽到白瀟這小心翼翼的語氣,儼然失笑:“世人皆以為我背叛了二皇子,為何你覺得是二皇子的損失?”

“我相信姐,姐不會背叛他,一定是有人陷害,”少年的神色很是堅定,語氣凶狠,“若是讓我知道是誰,我一定不會放過她!”

白顏心尖一顫,心裡有著說不出的滋味。

前生,她是華夏古武界的傳人,從小被灌輸的觀念便是變強!為了變強,她眾叛親離,最終的結果是在煉製九品丹藥時遭遇天雷,身隕魂滅。

好不容易重活一世,她絕不會如前世一樣,隻顧修煉,而忽略了身邊的人。

“對了,”少年從懷裡掏出了一個錢袋子,放到了白顏的手上,“你現在懷孕了,需要補充營養,這些銀子給你拿著。”

白顏捏著錢袋子,心裡發酸:“這些銀子哪裡的?”

“我……我把孃親在世時留給我的玉佩給當了。”

白顏的心被揪緊了。

彆看她和白瀟在外人眼裡很風光,事實上,白家經常剋扣他們的月錢,就連藍月帶來的那些嫁妝,也都被於蓉拿捏在手裡。

偏偏白顏姐弟也很倔強,他們都知道母親對不起外公,再苦再累,都冇有去藍家尋求過幫助。

藍家又太過於自信,認為白家不敢苛待白顏姐弟,何況藍月的那些嫁妝,就足夠兩姐弟揮霍一生了。

事實上呢?

於蓉的兩個女兒穿金戴銀,吃的是山珍海味,白顏姐弟卻經常會吃不飽飯。

可笑的是,白振祥不會經商,於蓉又大手大腳,白家多年來所動用的,都是藍月的嫁妝。

至於白瀟的玉佩,是藍月唯一留給他的物品,也是他多年來僅有的念想。

若不是他藏的太深,怕是早被於蓉給收去了。

就在白顏心思百轉間,一名丫鬟不問自入,打斷了兩姐弟相處的時刻。

“大小姐,夫人請你過去一趟。”

“姐。”

白瀟急忙握住了白顏的手,眼底滿是擔憂。

“放心,我不會有事,”白顏安慰的拍了拍白瀟的手,向他使了個放心的眼色,這才向著門口走去。

頃刻間,少女磅礴的氣勢宣泄而出,她紅衣傾城,眼神冰冷,每隨著她走一步,丫鬟的呼吸就困難了一分,喉嚨似被鎖住,無法呼吸。

“彆忘了,你隻是一個丫鬟而已,就算我再不得寵,也是白府的主子,你不問自入,便是不尊重我,那麼我便有資格將你亂棍打死!”

丫鬟臉色一白,她是簽了賣身契的,因此,哪怕主子要殺了她,她也不得不死!

之前由於白顏太過於懦弱,讓她忘記了這一點。

“帶路吧。”少女語氣冷漠,不容置疑。

“是,大小姐。”

丫鬟再也不敢輕視麵前的少女,即便她聲名狼藉,發問一個下人還是綽綽有餘。

白瀟愣愣的看著少女的背影,他總覺得,這幾個月來,大姐似乎變了……

變得堅強可靠,讓他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