疼?好疼。

渾身都疼,在疼痛中,陷入黑暗的林紫終於睜開了眼睛。她目光中帶著疑問的抬起頭,看向四周

這裡到處都是紅色的雙喜字,穿著喜慶服飾的丫鬟,好像是電視劇中出現的古代喜房之中。

這是做夢?還是

“啪!”

在林紫分辨眼前的一切時,她被狠狠的打了一個嘴巴,她被打的腦袋嗡的一聲,搖搖晃晃冇站穩一下子坐在了地上。

她抬手捂住自己被打的臉頰,抬眼看著打自己的人。

一個穿著古裝看著像是三十四五歲左右的男子,風姿卓越的外表下,此刻他雙眼中的憤怒,如同要噴出火一般。

“你這個逆女,和你說話你聽不見麼?馬上給我滾下去!”

逆女?說她麼?這男人又是誰?

“你......”林紫剛要問你是誰,剛說出一個字,又被那男人打了一嘴巴。

林紫的腦袋又嗡的一聲,胸口一悶,嘴角一口鮮血噴出來。

“夠了!嶽青山,你要打死落星麼?”一個悲傷柔弱的聲音響起,下一刻,她被抱入了一個滿是花香的懷抱。

林紫再次艱難的睜開眼睛,看向抱著她的女人。

好美!她一身紅色的古風嫁衣,膚似白雪,美目似悲似怒,更多的是化不開的濃情。

“哼!”男人冷哼一聲,轉頭不看她們。

女人的雙眼瞬間失落,如同明月被烏雲遮住,她低頭憐愛的看著林紫,伸手摸著她的臉龐:“落星,不要鬨了,這是孃的命,娘認了,你也認了吧!”

林紫對上女人的眼睛,心中湧起了悲傷和委屈,這情緒不是她的,林紫疑惑之餘,她的大腦中再次湧起了刺痛,隨後一段段不屬於她的記憶出現在她的意識中。

片刻,疼的渾身顫抖的林紫,終於明白了她的處境。

她這是穿越了,來到了曆史上從未出現過的王朝——大雲王朝。

穿越成的女孩名叫嶽落星,是護國公府三房的嫡出二小姐,不過,很快就不是了。

原因是女孩的父親嶽青山。

十五年前,她的父親嶽青山和當朝長公主本是一對情侶,長公主因為幫助自己弟弟登基出賣自己的婚姻,而嶽青山無奈之下娶了孫家之女孫蓮花。

十五年之後的現在,新皇登基,長公主的丈夫也死了,一對有情人想要終成眷屬。可是堂堂公主不能為妾,新皇政權不穩,也不能幫助姐姐逼迫髮妻下堂。

明的不行,就來了陰招,他們聯合了孫蓮花的孃家,一起演了一場戲。

嶽青山騙孫蓮花是長公主逼婚,如果他不同意,皇家便要滅了嶽家和孫家,同時皇權之外的勢力之一——四方城中七殺城城主東染芎一直心心念念孫蓮花,三方強強合作,讓孫蓮花答應改嫁東染芎!

孫蓮花改嫁後,嶽青山便將嶽落星姐弟倆從族譜中除名。大雲朝人口法規定,冇有族譜戶籍的人為黑戶!黑戶視為奴。

無意間嶽落星知道此事,她立馬追到喜宴之上,想要為她和弟弟討公道,卻不想剛開口,就被自己親爹一個耳光,扇了一個跟頭,頭撞到桌腳死了。

再次睜眼,女孩就成了她這個在現代連續做了八場手術後,剛出手術室門就被一塊豆腐拍死了的倒黴醫生——林紫!

而她發現一件很可怕的事情,原身的靈魂還冇有消散,可以看見後邊三個月發生的事情。三個月後,嶽落星和她弟弟會被人遺棄在山上,被狼活活的吃了。

所以,成為嶽落星的她,現在的情況,不光是成為奴,還有生命危險。

她眯眯眼睛,看著抱著她的孫蓮花,一切悲劇都出自這個傻女人的改嫁,她也要從她這裡開始下手

嶽落星從孫蓮花的懷裡掙紮著起來,艱難的站起來,與孫蓮花麵對麵。雖然原身已經十三歲了,但是對比孫蓮花還是有些矮小。

“娘,女兒下去之前,隻想問一句話。”

孫蓮花一愣,隨後點點頭:“好。”

“娘,女兒問你,阿貓阿狗都知道從一而終,好奴不伺二主,好馬不配雙鞍,你一個女子,為何要改嫁二夫!”

孫蓮花的身形晃了晃,差點冇有摔在地上。

“落星,我......”她淚眼朦朧的看著女兒,卻說不出一句。

嶽青山見事情不妙,再次過來,氣憤的吼道:“你這個逆女,胡說八道什麼?”

嶽落星冷笑起來:“女子的三從四德不是曆代追崇的麼?爹爹一個讀書人,公開質問聖人的話麼?”

嶽青山語塞,他皺起眉頭,片刻改變了策略:“落星,我嶽青山不是要質疑誰,隻是你一個做女兒的,難道就要逼死親母麼?

“夫君......”孫蓮花喃喃的叫道,眼中竟然滿是感動,隨後看向嶽落星:“落星,一切都是孃的錯,你要恨就恨我吧。”

嶽落星皺起眉頭,原身有這樣的娘也算倒黴,不護自己的孩子,卻一心維護負她的男人。

“我是恨你,所以我來找你了,你生我,給我生命,你便是我的天,我說不得你一句不好,所以,你讓我生,我便生。你讓我死,我便死。但是,死刑犯都有個罪名,求娘你給我個理由?讓我也好死個明白。”

孫蓮花再次後退一步,呆呆的看著嶽落星:“我,我冇有想過你死,我隻是改嫁,你和你弟弟還是嶽家的少爺小姐啊!”

“是麼?”嶽落星冷笑起來。

一邊的嶽青山湧起了不好的感覺,上前阻止嶽落星再說下去:“嶽落星,不管你接受不接受,你隻是一個做女兒的,無權管父母的事情,馬上給我滾下去。”

“我會滾,但是我說了給我個理由......”

“你們還等什麼,將這個逆女給我帶下去。”嶽青山怎麼可能還讓她說話,打斷了她的話,讓下人抓她。

“為什麼你將我和弟弟除族......”嶽落星在下人趕來之前,大聲的喊道。

嶽青山感覺腦袋嗡的一聲,這件事情她怎麼知道的?

而孫蓮花也愣住了,轉頭不可思議的看著嶽青山:“夫君,落星說的是真的麼?你將她和元淩除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