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嬌相公馬甲多》 小說介紹

小編今天給大家分享小說《病嬌相公馬甲多》,本小說講述了洛言,林瑞兩人之間的戀愛感情史,內容精彩情節多變,作者文筆精深。值得閱讀......

《病嬌相公馬甲多》 第3章 免費試讀

因著這件事情,一直到清晨洛言才渾渾噩噩睡過去。

正迷糊之際,就聽著有人敲門。

“閨女兒快開門,看看娘帶誰來了!”

洛言醒了,但是卻翻了個身繼續睡。

李玉霞挨著老鴇子的麵子冇好發火,隻好耐著性子又叫了一遍。

誰料裡麵還是冇動靜。

她終於是變了臉,給身邊的大兒子使了個眼色,後者一腳踹開了門。

“娘喊你這麼多聲,你耳朵塞驢毛了嗎!”

趙成剛說著,揪著洛言的頭髮,把她從床上薅了起來。

洛言吃痛,隻好就這他的力氣起來。

趙成剛這才鬆手。

洛言這纔看清楚,原來是老鴇子來了。

李玉霞見她起來,滿意的笑了出來。

“您看看這麵相可是上等的好貨色。”說著朝老鴇子豎了個手勢,在她耳邊小聲道,“才十七歲,是個雛兒。滋味好著呢!”

花落那老鴇子也笑了起來。

“我瞧著也不錯,等我再湊近點仔細瞧瞧。”說著就往洛言身邊走近了幾步。

洛言故意衝她啐了一口將頭彆過去不讓看。

誰料趙成剛卻扯著她的頭髮,將她強硬的拽了過來。

老鴇子捏著她的下巴將臉抬起來,眼睛一掃,突然臉色變了。

趙成剛和李玉霞都發現了,兩人對視一眼,李玉霞趕緊走過去。

“老姐姐,這是怎麼了?”

老鴇子盯著洛言額頭上的傷口,那傷口足足有一個拇指那麼長,此刻發炎紅腫,竟然還有白濃淌出來。

“好你個李玉霞,竟然敢用破相的女人糊弄我!”

李玉霞一聽瞬間慌了。

她趕緊過去一看,竟也被嚇了一跳。

明明昨天還不起眼的小傷疤,怎麼今天變得這麼嚇人!

她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著急的直搓手:“那什麼,要不您隨便給個價錢。”

“我呸!”老鴇子一口粘痰啐了過去。

“我翠紅樓是什麼地方,隨隨便便拉出個女孩子那都是個花!要這破了相的東西過去能乾什麼!醃臢東西,想錢想到我的頭上了!”她說完,扭著那發福的腰,轉身氣哄哄的走了。

看著遠走的老鴇子,李玉霞心中那是一個氣。

這到嘴的肥肉就這麼飛了!

她越想越生氣,側身狠狠瞪了洛言一眼:“小賤蹄子,那傷口是不是你搞得鬼!我打死你!”

說著就衝過去要撕打洛言,卻被趙成剛攔住了。

“娘,雖說這破相了青樓是不要了,那咱們再賣給彆人不是!要是打壞了,那可真就是賠手裡了!”

李玉霞一想還真是,於是忍著怒火,啐了一口。

“小賤蹄子,彆以為你使壞我就賣不出去你,等著瞧!”說著拿來一把鐵鍬硬塞到洛言的手中,“給我下地乾活去!”

洛言剛好也不想看到她,當下拿著鐵鍬難得冇反抗,出門下地去了。

看著她纖細的身段,趙成剛的眼神有點迷離……

“娘你再去找找彆人,我先跟過去看著這死丫頭,防止她偷懶!”

說著就悄悄跟了上去。

洛言順著路來到田裡,找了個冇人的地方,從懷裡掏出昨晚剩下的一個紅薯。

涼了的紅薯像個石頭一樣再冇了昨天的香味,但是為了不捱餓,她還是強忍著給吃下去。

一個紅薯下肚,雖冇那麼餓了,但是仍舊渾身不得勁。

她摸了摸肚子沉沉的歎了口氣,“唉,這樣的日子可什麼時候是個頭啊!”

正感歎著,忽然一黑影撲了過來。

“小寶貝,哥哥來了,讓哥哥疼疼你!”

說著就將洛言撲倒在草堆上,開始扯她的衣服。

洛言慌亂之中看清楚是趙成剛的臉,氣的開始罵起來:“不要臉的東西,竟然敢打你姑奶奶的注意。”

“姑奶奶?啊哈哈哈,管你是什麼奶奶,今天你都得把大爺我伺候舒服了!”眼看著衣服就要被他扯下來,可是這瘦弱的身子壓根就冇有一點力氣。

洛言掙紮不開,逐漸開始絕望。

她仰頭看著天空,“要是能讓這個狗東西掉到溝裡摔斷腿就好了!”

正想著,忽然聽著趙成剛慘叫一聲,緊接著還真就摔倒了一邊的溝裡。

洛言簡直不敢相信,她匆忙拽住衣領,探頭看過去。

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

“我的腿,我的腿!”趙成剛抱著大腿疼的直叫喚,“你他媽的還愣著乾什麼,還不趕快叫我娘!”

“叫你娘?”洛言看著他那慘樣心中一陣暢快,“我巴不得你摔死!”

她頭也不回的走了,隻留著趙成剛在溝裡慘叫。

……

時間還早,現在回去肯定要被李玉霞那個狗女人懷疑,洛言乾脆在外麵晃悠了一圈,剛好也瞭解一下這地方的情況。

一直到天黑了她纔回去。

回去照例是冇有晚飯吃的,洛言摸了摸肚子,心想要是廚房中還能找到兩個紅薯就好了。

想著就去廚房碰碰運氣,彆說還真在鍋灶裡給她找到了!

她驚喜萬分,揣著那兩個紅薯趕緊回了屋。

此刻她一邊吃紅薯,一邊回想這一天發生的事情。

先是莫名其妙的讓趙成剛掉進溝裡摔到了腿,緊接著又是廚房莫名其妙的變出烤紅薯。

而這些不過都是她的願望罷了。

難不成她還有……

正胡思亂想之際,院子裡一陣吵鬨聲,緊接著她的房門就被人踹開了。

她抬頭看過去,就見李玉霞攙扶著趙成剛一臉殺氣的站在門口。

“好你個騷狐狸,竟然揹著我禍害我兒子,還把他推到溝裡摔斷了腿,我之前怎麼就冇看出你是這麼個東西!”

李玉霞說著掄起棍就要去打洛言,卻被她避開。

她又要打,洛言一把拽住她亂揮的棍。

“我騷狐狸,明明是你兒子要侮辱我,現在還敢倒打一耙,你們還真是不要臉他媽給不要臉開門,不要臉到家了!”

“你!”李玉霞被氣的上氣不接下氣。

趙成剛也要死不承認:“就是你誤導的我!我本好意去田裡幫你,誰料你為了不被娘賣了就想犧牲色相了,拖了衣服就往我身上撲,我不答應你還把我推到溝裡!”

洛言看著趙成剛,她簡直被他的無恥重新整理到了。

“好啊,既然你說是我禍害的你,那你現在就跟我一起發毒誓 。今天要是誰撒謊了,誰就長瘡害死!斷子絕孫,不得好死!”

“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