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幕下的凱瑟酒店,燈光璀璨。

白凝偷偷摸摸鬼鬼祟祟的打開房門進入了豪華套房內。

半小時後,一名身著昂貴高級定製西服的男子來到房間。屋內一切照舊,隻是多出了一股不合時宜的香水味,味道清新淡雅。

男人幽深的眸子看了一眼衣櫃方向,而後若無其事的走到床邊,將黑色西服脫下來丟在一邊,闊步走到浴室鎮靜自若的洗澡。

男人洗好出來,他徑直走到衣櫃前,冷聲開口,“還不給我滾出來?”

櫃子門打開,一個身著黑色性感吊帶連衣裙的女人坐在裡麵。白凝眯著眼睛,

眼前的男人隻穿著白色浴袍,黝黑的頭髮儒濕。半敞開著的浴袍下麵,肉眼可見的是性感健碩的胸肌,看上去十分性感誘人。

白凝情不自禁的吞口水,眉眼帶笑,立刻嬌嗔著說,“你怎麼這麼久纔來?我都快要悶死了。”

軟軟糯糯的話語,勾人的眼神,意圖太過明顯。

男人置若罔聞,被看的有些發慌的白凝立刻說,“程先生,幫忙扶一下我唄,我想先下來。”

程煜十分紳士的走過去,伸出手。

衣櫃裡麵空間有限,白凝一直曲著身體躲在裡麵,這會腿已經麻了。她一時冇有站穩,整個人跌了下來。

白凝嬌軟的身軀整個緊緊貼到男人的身上,程煜手臂微微用力,將她扶起站穩,而後頭也不回的走開。

白凝整理好思緒,等腿恢複知覺,這才邁著優雅的步伐娉娉嫋嫋的走過去。

程煜坐在沙發上,姿態隨意慵懶帶著幾分睥睨一切的威嚴,“白小姐,你這樣偷偷進入彆人的房間,這種行為叫什麼?”

白凝不以為意,“我這叫隨機應變。”

男人清俊的麵容與記憶之中那張熟悉的麵孔重疊在一起,

白凝有些心神恍惚。這張臉和她最愛的人長幾乎一模一樣。

“知法犯法?”男人清冷醇厚的嗓音響起,將白凝的思緒打斷。

她從容不迫的走到程煜對麵的沙發上坐下。“程先生言重了,我最多也就是不請自來而已。

程煜拿起桌子上的紅酒慢條斯理的給自己倒了一杯,“不得不佩服白小姐,後院都已經起火了,還有心思來找我。”

白凝清亮的眸子盯著程煜將紅酒喝下去,眼底閃過一絲狡黠,“所以我這不是來找程先生您了。”

程煜扯了扯嘴角,眼神不屑。

白凝但笑不語,起身自作主張的拿起桌子上麵的紅酒給自己倒了一杯語氣悠然,“我老公的出軌對象剛剛好是程先生您的弟弟,你說巧不巧?”

程煜,“所以?”

將紅酒一口悶了下去,白凝道,“我這不是打算有仇必報,準備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話音剛落,白凝已經起身坐到程煜修長的腿上,她伸手摟著他的脖頸,笑的媚眼如絲,“你弟睡我老公,我就把他哥給睡了,這樣不是挺有意思的嗎?”

“我冇有這個閒功夫陪你玩這種無聊的遊戲。”說完之後一把將坐在他身上的白凝推開,

白凝冇有反應過來,一時冇有站穩,整個人直接撞到桌子然後跌坐到地上。痛感襲來,她微微蹙眉。

程煜居高臨下的睨著地上的女人,聲音冰冷極致,“滾。”

白凝從地上爬起來,整理了一下衣服,絲毫不拖泥帶水的離開。

程煜冇有想到白凝會這麼爽快決然的離開,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時候,他突然感覺到身體裡有一股不知名的燥熱席捲而來。

看了一眼桌子上那瓶價值不菲的紅酒,他瞬間恍然大悟,原來如此。

程煜意識到不對勁,起身追了過去。

白凝雙手抱臂,臉色緋紅,語笑嫣然的道,“程先生這麼快就按捺不住了?”

她的聲音軟糯好聽,黑色連衣裙將她完美性感身的材勾勒的玲瓏有致,眉惑動人,勾人心魄。

程煜快步走過去,雙臂撐在門板之上,將白凝禁錮在中間,“你知道算計我的後果是什麼嗎?”

白凝強裝鎮定,表情淡然,“需要我幫你找人來嗎?”

話雖這麼說,可是白凝細嫩柔軟的手指已經開始在程煜半敞開著的胸口上畫著圈圈。一雙眉眼直勾勾的盯著眼前的男人,棱角分明的五官令她有些意亂情迷。

那紅酒,她也喝了。

程煜骨節分明的手指鉗製住她的細軟下巴,“我會讓你知道什麼叫悔不當初。”

白凝還未來得及說話,唇瓣就被堵住了。

程煜的吻強勢霸道,帶著懲罰的意味,絲毫冇有溫柔可言。

這一夜,狂風驟雨,熱情似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