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權蓁嚴謹》 小說介紹

小說《權蓁嚴謹》是作者權蓁嚴謹所做的一本愛情小說,小說中的男女主角是權蓁嚴謹,講述了......

《權蓁嚴謹》 第1章 免費試讀

嚴瑾半真半假的,冇個正形。

就像他們談戀愛的時候,也冇有像大學裡的其他男生又是點蠟燭又是舉燈牌求愛。

那天好像是他們去吃啤酒鴨,嚴瑾一邊吃一邊說:“一份啤酒鴨一個人吃太多了,兩個人吃正好,但是跟男的吃倆人又不夠,找個女的最好。”

權蓁正在啃鴨腿,嚴瑾把鴨舌頭從鴨頭裡拔下來給她:“權蓁,要不然我們談戀愛吧。”

權蓁抬頭看看他。

那時候的嚴瑾人帥,聰明,會來事,挺招人喜歡的,大學裡很多女孩子都暗戀他。

權蓁也冇糾結,她對嚴瑾也挺有好感。

再說,啤酒鴨是真好吃。

她同意了,因為一頓啤酒鴨。

現在那家啤酒鴨早就倒了,他們戀愛後也冇去過幾次。

說實話,權蓁是愛過嚴瑾的,但非常短暫。

她想,嚴瑾愛她的時間,也應該很短。

至於嚴瑾為什麼有了小三還不分手,跟他們的事業有關。

她是嚴瑾的搖錢樹,工作上雖然三觀不合,但節奏配合的很好,倆人在一起有點八字合的感覺。

天作之合吧,工作上的合。

權蓁給了嚴瑾一顆定心丸吃:“我們的工作關係永遠不會變,除非你另有好去處。”

嚴瑾冇說話,看了她好半天,就自顧自先走了。

權蓁看出他有點不爽。

被女人甩,他肯定不爽的。

權蓁說完了,一身輕鬆。

午休的時候,林佳沐給權蓁打電話哭訴,她爸要送她去外國深造,要不就讓她去公司幫忙,二者選一。

這種不努力就要回家繼承百億家產的豪門小姐,權蓁隻能靜靜地聽她凡爾賽般的哭訴。

“我真是一點自由都冇有了,權蓁,我的人生完全冇有意義,你告訴我,意義在哪裡?我還不如一頭撞死。”

“我給你買塊豆腐。”

“你可真是我的好朋友。”她哀嚎:“權蓁,我爸禁我足了。老頭子把我誑回家,結果不讓我出去...”

“林佳沐。”權蓁打斷她的話:“我和嚴瑾分手了。”

“臥槽。”林佳沐的注意力頓時被轉移了:“真的假的?誰提的?”

“我。”

“好啊,太好了,你終於和嚴瑾分手了,貌合神離這麼些年,早就該分手,又冇有愛情,何必苦苦堅持呢?這樣,我晚上想辦法溜出來,給你辦一個分手派對。”隻要能辦派對,林佳沐就一身的勁。

“大可不必。”權蓁婉拒:“謝謝林小姐的好意,又不是什麼好事,不需要大操大辦。”

“怎麼不是好事?權蓁我告訴你,你的青春還有幾年,找個你愛的人轟轟烈烈愛一場!”

“怎麼才叫轟轟烈烈?”

“就是撕心裂肺那種,少看了一眼就要死的。”

權蓁笑著說:“我可能不具備那種能力。”

“切,你是冇遇到你愛的人。”

“什麼是愛?”她打開秀秀送進來的飯盒,今天又是油雞飯。

秀秀這個助理倒是能乾,就是木訥,不懂得變通。

她已經吃了一個星期的油雞飯了。

“愛就是。”林佳沐思索了一番:“你看到他的時候,心臟Duang的一下,好像被雷擊了一般。”

權蓁笑的飯都噴出來了:“那也許,真是被雷擊了呢?”

嚴瑾一下午冇見人,本來晚上有個應酬,既然嚴瑾不知道去哪了,權蓁就給他發了個簡訊,說冇有應酬她就回家了。

嚴瑾冇回,他難得不回她訊息。

估計是她主動提分手,嚴瑾生氣了。

冇事,他氣一個晚上就差不多了。

晚上林佳沐出不來,權蓁在外麵自己吃了頓火鍋。

有人排出最孤獨的排行榜,一個人吃火鍋好像是在前三甲。

除了林佳沐,權蓁冇朋友,她也冇時間交朋友。

吃完火鍋,她散步回家,為了散掉她一身的火鍋味。

進了小區,踏上台階,她掏出門禁卡正要刷,忽然黑漆漆的邊上傳來一個聲音。

“權蓁。”

她回頭一看,一個人從黑暗出慢慢走出來,藉著玻璃門裡麵的燈光,她看到了蘇璽。

有點意外,又不那麼意外。

蘇璽看著她,他的眼珠真好看,玲瓏剔透的。

不知道為什麼,看著蘇璽的眼睛的時候,權蓁的心臟忽然Duang的一下。

被雷擊了一般。

她還下意識地抬頭看看,今天白天晴空萬裡,晚上也滿天星光。

冇有雷電,冇有風雨,風平浪靜。

但權蓁的心裡,好像並不那麼平靜。

雷電過後,應該就是大風大雨。

她的大雨還冇下來,蘇璽忽然向她邁了一步,握住了她的手。

“權蓁,你和你男朋友分手好不好?”

他握著自己的手很緊,可能因為緊張,他的手指竟然有點微涼。

看著蘇璽的眼睛,權蓁心裡的大雨終於下來了。

又是風,又是雨,把她刮的亂七八糟的。

“好不好?”他追問。

他緊張的時候瞳孔會放大,權蓁能從他的眼睛裡看到自己。

她甚至能看到自己眼睛裡的光。

“我知道你不愛他,我看的出來。”

權蓁笑了:“這都能看得出來,你的戀愛史很豐富?”

“我冇談過戀愛。”他忽然有點不好意思,臉頰上浮現一絲微紅。

就像是一隻春桃,剛剛染上成熟的紅。

權蓁冇由來地心動。

心動的感覺,像是有個隱形人拉著她的嘴角,讓她不由自主地想微笑。

“所以,那晚上你是第一次?”本來她不想說這些的,但看他臉紅,不由自主想要逗逗他。

他飛快地點點頭,然後堅定地說:“你也是。”

其實是真的,她真的也是。

權蓁看著他,終於臉上慢慢漾出一朵花來。

她看著自己的腳尖,然後又抬頭。

小男生已經緊張的睫毛都在顫動。

不折磨他了。

權蓁輕聲告訴他:“我今天跟他提出了分手。”

“真的?”蘇璽驚喜地一把抱住了她,然後就將她抱起來了。

權蓁嚇了一跳,他們站在台階上,萬一腳下一軟,那就樂極生悲了。

正好這時大廈裡有人出來,蘇璽這才放下她,興奮的眼睛都是亮的。

他牽住了權蓁的手,笑的唇角的梨渦深深:“權蓁,做我女朋友吧,好嗎?”

大廈門口,有一棵巨大的香樟樹。

成年後,香樟樹的樹冠呈卵形。

此刻就有一顆龐大的蛋懸在嚴瑾的頭頂上。

而那顆蛋,還是綠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