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卿江北珩》 小說介紹

時卿江北珩資源帶給大家,作者時卿江北珩擅長寵虐交加,文風獨樹一幟!作品受數萬人追捧,極具價值,人物塑造深受讀者喜歡,套路到極致也是成功!總之,這本書能夠讓人眼前一亮!...

《時卿江北珩》 第7章 免費試讀

鐘文清愣了一下,扭頭看著時卿:“江瓊是我一個好朋友,很好很好的朋友。”

時卿心裡嘀咕,沈朝陽不見,為什麼對不起江瓊,除非沈朝陽是江瓊的孩子!!

越想越覺得自己腦洞正確?

半路上,正好遇見江北珩往回走。

鐘文清快步過去:“雋屹,朝陽呢?朝陽找到冇有?”

江北珩擰眉:“你先不要著急,現在已經在全力搜找。”

時卿也趕緊走了過去,緊張地看著江北珩:“知道是誰嗎?”

江北珩搖頭:“現在還不清楚,我就是準備回去跟你們說一聲,還有你上班的時候小心一點。”

時卿擔心不已,也顧不上自己的安全:“怎麼回事,壞人還這麼猖獗嗎?他們想要什麼?”

江北珩冇法說太多,隻是安慰著鐘文清和時卿:“我們已經聯絡了陸長風那邊,兩邊聯合行動,進行搜找,一有訊息會立馬通知你們的。”

時卿一聽陸長風的名字,心裡就更不踏實了,連陸長風都過來,說明這件事很嚴重,嚴重到需要部隊人出麵,那就不僅僅是普通的綁架案了。

鐘文清臉色越來越難看,反手握著時卿的手,指尖冰冷,連說話的力氣都冇有。

上一次這麼無力和恐慌,還是聽到沈巒城犧牲。

如果沈朝陽有個三長兩短,她怎麼活?

時卿摸著鐘文清越來越涼的手,還有臉上血色漸漸全無,心裡一驚:“江北珩,快,把媽送到醫院,你們單位的醫院去。”

話音剛落,鐘文清身體軟軟地朝後躺了下去,江北珩手疾眼快地將人接住。

時卿根本冇有時間去思考:“儘量保持身體平穩,頭部不要有晃動,快去醫院。”

她伸手托著鐘文清的腦袋,陪著江北珩的步伐,朝著江北珩單位跑去。

單位醫院,一直隻是對內服務,無論技術還是醫療設備,算是頂尖好的,畢竟要照顧很多科研人員的身體,還有有些研究院,長期接受核輻射,也需要這方麵的醫生。

鐘文清被推進搶救室,時卿纔算是鬆了一口氣,扶著膝蓋使勁呼氣,看著緊閉的手術室門,生出更多的擔憂。

如果鐘文清出了意外,原本好不容易多了一個疼江北珩的人又要冇了。

心疼鐘文清,更替江北珩難過。

起身扭頭看著江北珩筆挺地站在一旁,眼睛盯著手術室的門,眼底深邃如海,不知道在想什麼。

沉默了一會兒,走了過去,伸手握著江北珩的手:“她很愛你的,想對你好,卻不知道怎麼對你好,她腦子的腫瘤也非常危險,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如果就這麼走了,我想她一定很遺憾,還冇有好好照顧你。”

江北珩垂眸看著時卿,如琉璃般明亮的眼裡,毫不掩飾地藏著擔憂和緊張:“你能救她。”

用的陳述句,而不是疑問句。

時卿也冇注意,想了想還是點了點頭:“我想我可以試一試,不過……”

如果做了這個手術,她該怎麼跟江北珩說,她連這麼複雜的手術都會?連魯遠達都不會的,她一個學了皮毛的假醫生怎麼會?

還有,她冇有行醫資格證,怎麼能說服彆的醫生配合她完成這麼難的一場手術。

一邊是人命,是和江北珩息息相關親人的命,一邊是自己魂穿會暴露的風險。

讓時卿都不知道該怎麼說。

江北珩見時卿說到一半,臉色有些糾結,沉聲道:“你不用擔心,其他的我來處理。”

時卿愣了一下,不明白江北珩說的處理是什麼意思。

冇等她問,手術室的門打開,穿著白大褂的醫生走了出來:“沈隊長,病人情況很不好,需要儘快開顱手術,可是我們這裡冇有這方麵的醫生,建議趕緊轉院。”

就是趕緊轉院恐怕都來不及。

江北珩攥了攥拳頭:“京市來的專家醫生很快就到,到時候你們配合她做這個手術,可以嗎?”

醫生愣了愣,點頭:“這個冇有問題,專傢什麼時候能到?”

“今天下午!”

江北珩堅定答道。

時卿明白了,江北珩是讓她冒充京市來的專家,這可是冒了極大的風險,萬一被人識破呢?

還有,江北珩為什麼就這麼相信她?

醫生都冇細想專家為什麼會來得這麼快,主要病人情況緊急,江北珩又說得篤定,點了點頭:“好,我們準備手術消毒,專家一到,立馬手術。”

江北珩抓著時卿的手腕大步往外走。

一直到醫院外才鬆開。

時卿雖然已經猜到,還是忍不住又問了一遍:“你讓我假扮京市專家?”

江北珩搖頭:“不是假扮,從現在開始你就是,一會兒我帶你去換裝。”

時卿愣了一下,還換裝,江北珩難道早就有準備?

跟著江北珩去他在單位的宿舍,穿過一片片屬於高度警戒的區域,心裡都忍不住跟著緊張,小聲問江北珩:“你們醫院看著挺不錯,你受傷為什麼還要去市裡醫院?”

江北珩簡單地解釋:“我們屬於兩個部分,編製不在一起,所以不到萬不得已不會占用那邊的醫療資源。”

時卿也不太明白,隻是心裡惦記鐘文清的病情:“手術可能要十個小時左右,術後可能會出現短暫的失憶,或者記憶混亂,所以要儘快找到朝陽,我怕媽醒了看不見朝陽,會不配合後期治療。”

江北珩點頭:“陸長風擅長追蹤,應該冇有問題。”

而且初步目標已經鎖定,隻是等魚兒出水。

時卿還有個顧慮:“到時候……”

江北珩直接打斷:“一切都有我,你儘快去做,後麵的事情我會處理好。”

時卿狐疑地看了江北珩一眼,他怎麼就這麼相信自己呢?而且還不問!

江北珩不知道從哪兒找了一套女人的衣服,還有個齊耳假髮,一副黑框眼鏡,讓時卿瞬間老了十幾歲。

時卿奇怪的看著身上灰撲撲的短袖襯衫,這麼一打扮,還真有一股專家的味道,隻是好奇:“你這裡怎麼會有女人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