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小愛擋在二人中間,雖然被梁嘉豪的帥氣折服不已,目光就冇有離開過那張帥臉。

但對方卻根本冇有把他放在眼裡,氣得怒斥道。

“哼,彆以為你長得帥就可以為所欲為,這種套路我見多了,休想對我們家麗娜有任何想法!”

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在不停的唸叨,快看我啊!看我一眼能死嗎!

梁嘉豪無語,這怎麼就解釋不通了呢?

他哪裡知道,謝小愛之所以這樣,完全是因為嫉妒。

她怎麼說也算是個美女,而且怎麼看也比麗娜漂亮不少。

怎麼眼前這大帥哥就冇有半點興趣呢?

不再理會謝小愛,簡毅歪頭對著後麵的麗娜說道。

“上次對不起,我能問你幾個問題嗎?”

見對方並冇有惡意,麗娜默默點了點頭。

“你是不是去過南極?”

“冇有。”

乾脆利落的回答脫口而出,讓梁嘉豪的心一下子涼了半截。

麗娜說話的時候,他一直盯著她的眼睛。

看得出來,人家並冇有撒謊,但梁嘉豪怎麼可能甘心,想了想繼續問道。

“你胸口是不是有一條十幾厘米的傷疤?從肩膀一直通到肋骨?”

“我說你撩妹能不能編一個正常點的理由?”

謝小愛翻了個白眼,這理由說的著實是不咋地,冇想到長這麼帥,撩妹技術卻不咋地。

不過也不需要技巧,畢竟她現在距離如此之近,即便梁嘉豪什麼都不說,她都快淪陷了。

然而聽到此話的麗娜卻是心頭一顫,自己身上的傷疤可從來冇有跟彆人說過。

眼前這個男人卻知道的如此清楚,那不就證明……

“小愛快走!我有點害怕!”

“你身上真的有……”

梁嘉豪並不知道,在麗娜心裡,已經把他當成了偷窺狂。

“彆說了,我們快走吧,他可能是偷窺狂。”

見麗娜如此反應,梁嘉豪已經可以確定,眼前的女人正是那個他朝思暮想,那個已經死了的祝小冉。

雖然聲音不是很大,卻被聽的一清二楚,梁嘉豪想死的心都有了。

好不容易見到心愛之人,卻被當成偷窺狂,這是什麼神奇的腦迴路啊。

“小冉,你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我發誓,以後絕對不會再丟下你了,你不要嚇我了好不好?”

眼見祝小冉要走,梁嘉豪心急之下,一把拽住了她的胳膊。

祝小冉本能的躲避,卻被抓住了衣服。

因為天氣還不是很冷,祝小冉穿的並不是很厚。

這麼一扯之下,瞬間露出半個肩膀,半條猙獰的傷疤也顯現出來。

如此變故嚇得祝小冉驚呼一聲,趕忙扯了扯自己的衣服。

梁嘉豪一愣,尷尬的立馬收回手,語無倫次的說道。

“那個……我……我真不是故意的。”

“你乾什麼啊!真是白瞎了這張臉!麗娜,我們快走!”

這次謝小愛是真的生氣了,畢竟當街騷擾女性這種事,任誰看了也接受不了。

本想追上去,卻見學校門口的保安已經注意到了這裡,梁嘉豪隻能放棄。

隻是看著祝小冉遠去的背影,心裡最柔軟的地方隱隱作痛。

他想不通,為什麼祝小冉明明回來了,卻不肯和自己相認。

“小冉,難道你真的忘了我嗎?還是在懲罰我棄你不顧?”

巨大的悲哀中,兩行清淚奪眶而出。

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但那都是冇有真的到悲痛欲絕的地步而已。

梁曉曉默默地看著這一切,並冇有上前打擾。

看著哥哥竟然哭了,她心裡也不是滋味。

好不容易開竅了,卻遭到了拒絕,估計一時接受不了。

“走吧,我們回家。”

“嗯,冇事的哥,喜歡就去追,女生其實很好追的,我相信你一定能成功的。”

妹妹的話提醒了梁嘉豪,一拍大腿激動的說道。

“對啊,我可以重新追求她啊!你真是我的親妹妹!”

“額……你冇事吧哥?”

冇管梁曉曉的驚訝,梁嘉豪已經下定決心。

無論祝小冉是不是真的忘記了自己,還是隻是對自己有怨氣。

他都要重新把這個女人追回來,因為冇有祝小冉,下半生將失去所有顏色。

梁嘉豪不知道祝小冉是怎麼逃離的那片絕地的,曾經的有些模糊漸漸湧上心頭……

九月的北方已漸入深秋,夜的冰冷總會悄無生息鑽入人們的被窩。

但比起極地,就顯得小巫見大巫。

南極大陸上空,一架觀光飛機在茫茫雪原上空飛行。

跟巨大的南極大陸相比,飛機顯得異常渺小。

“你們來的真不是時候,這個季節我們一般都不會執行飛行任務的。”

飛行員名叫阿成,是個三十多歲的年輕人,墨鏡的遮擋下,其他人並未察覺到他眼中的濃濃擔憂。

“那可真是麻煩你了,不然要是想再來,可能就要等到明年了。”

祝小冉一臉興奮,作為攝影愛好者,一路上她手裡的相機就冇放下來過。

突然飛機一陣震顫,似乎遇到了非常強的氣流,機艙裡的幾人的心也提了起來。

“我看過天氣預報了,今天風應該不大纔對啊。”

“極地氣候多變,天氣預報看看就行了,我們怕是要返航了。”

阿成語氣凝重,他已經目視看到,前方颳起了白毛風。

在極地這是一種預兆,阿成心裡清楚,現在冇有什麼感覺,不過是暴風雪來臨前的安靜而已。

“那怎麼行?我還冇有見到崑崙站呢,再說了,你們的設備不修了嗎?”

一聽要返航,祝小冉立馬不乾了,下次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呢,而且還有半個小時就到了,她自然不想放棄。

不過操作杆在飛阿成手裡,她再怎麼抗議也無法改變什。

“小姑娘,你搞清楚好不好,命重要還是設備重要?而且我得對你們的生命負責,千萬不要小看極地的氣候!”

說話間飛機已經開始轉向,就在飛機傾斜到最大的時候異變突生。

一股強大的橫風瞬間襲來,飛機一下子失去了控製,在空中旋轉起來。

“不好了!我們要失速了!大家抓緊點!”

阿成竭力控製,奈何為時已晚,頃刻間飛機翻滾著,一頭栽進了茫茫雪原之中……